风鬼传说第230章隐患

2020-01-23 21:46:47 来源: 焦作信息港

风鬼传说 第230章 隐患

且説上官秀,他带着众人返回西卜山,三日后,唐婉芸派出的信使抵达西卜山,在唐婉芸的亲笔书信中,她对上官秀在西卜山的表现大加赞赏和褒奖,言明此次沙赫各部族之所以能拒绝借兵给宁南,皆因上官秀在西卜山所做出的努力。

在书信的最后,她还特意提到,会将此事禀报朝廷,让朝廷给予上官秀奖赏。唐婉芸是这么説的,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在给朝廷的书信中,她一diǎn没贪功,把这次她出使沙赫的大获成功全部归功于上官秀的出色表现,并建议朝廷,册封上官秀一等伯爵爵位,并加封他为贞郡的郡尉。

只是她这份书信传进上京的朝廷那里,如同石沉大海,朝廷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直至半个月后,风国朝廷才对此事给予了回复。

在朝廷的回复中,首先褒奖的是唐婉芸,大赞青云郡主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西卜山战役正是由她做主导,并最终取得了胜利,即重挫宁南的嚣张气焰,也威震了沙赫的各部族。

其次,朝廷又重diǎn嘉奖了通天门弟子,尤其是对魏天于西卜山战役中的表现尤为赞赏。看风国朝廷的这份回复,西卜山战役是由唐婉芸策划的,又是由通天门直接领导的,和上官秀基本没什么关系,直至在最后,才稍微提了一句在此战中贞西地方军给予了协助,当予以嘉奖。至于上官秀的名字、贞西军众将的名字,在回复中连提到没提。复制本地址到浏览器看最新章节%77%77%77%2e%68%65%69%79%61%6e%67%65%2e%63%6f%6d

接到朝廷的这份回复,唐婉芸在心里暗暗苦笑,説西卜山战役是由她主导的,还勉强能沾得上边,説西卜山战役是由通天门直接领导,那就完全是在胡説八道了。

现在陛下不在上京,于朝中主持大局的是首辅大臣蔡霄、掌玺大臣邱毅和内史大臣宋晟。

想必这三位朝中的巨头都对上官秀颇有成见,不然的话,绝不可能在上官秀立下如此大功的情况下,对他竟然只字不提,抹煞掉他全部的功劳。

贞西,金川县县城,金州。

现在,由史凯文发起的贞西之战已然告一段落,史凯文叛军退守西京,蒋廉叛军和狄青叛军退守贞东,广林则率领麾下六万余众的叛军以及十多万的随军家属,由贞东迁徙到贞西,与贞西军汇合一处。

当初东哲私下向广林许诺,只要他肯投靠贞西军,给予他副军团长一职。在上官秀由西卜山返回贞西之后,他也没让东哲难做,果断升任广林为贞西军的副军团长。

在贞西之战中,贞西军的兵力本就大增,现在随着广林一部的投靠,贞西军的兵力已然紧接二十万众。虽説名字还叫贞西军,但实际上已经够两个军团的编制。

在广林一部投靠贞西军后不久,广林就迫不及待地率领麾下将士出兵南岭县。

目前贞西四县中有三县已属贞西军的地盘,只有南岭县还不在贞西军的控制范围之内,广林刚刚率军投靠过来,急于表现,需要立功树威。

在出征南岭县这件事上,广林事先并未和上官秀商议,直至他率军动身南下,在半路上,他才派人知会上官秀,表示他已率军南下,去收服南岭县了。

不管广林出于什么意图,他的这种做法令贞西军众将官都很是不满,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私自做主,也太目中无人了。

这也正是安义辅当初反对接受广林的原因所在。广林有他自己的体系,而且他的体系有六万多的大军,算上家眷,有二十多万,这些人都是广林的死忠部下,投靠过来,己方根本指挥不动这些人,长此以往,势必会造成己方内部的分裂,隐患极大。

贞西军众将不满广林目中无人的做派,纷纷来找上官秀。

在县尉府的大厅里,廖征满脸怒色地大声嚷嚷道:“秀哥,广林私自率兵出征南岭县,未与任何人打招呼,连秀哥都不知道此事,他也太目中无人了!”

廖征是安义辅的老部下,以前在安义辅叛军中担任先锋官,现在他的职位是贞西军第一兵团的兵团长,至于安义辅,已于贞西之战后被上官秀正式提拔为贞西军的副军团长,与洛忍、詹熊、广林三人齐名。

听闻他的话,东哲在旁脸色难看,垂下头去,拉拢广林来投这件事是由他提出的,也是由他一手促成的,现在广林闹出这样的乱子,他自然是责无旁贷。

上官秀倒没有表现出恼怒和不满,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笑呵呵的,柔声説道:“广林将军以前是叛军的首领,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惯了,现在他刚刚投靠我军,难免会对军中的规矩不太熟悉,做出一些错事,大家也需多谅解他嘛!而且,广林将军欲收服南岭县的用意是好的,大家也没必要上纲上线,揪住此事不放。”

廖征偷眼看看上官秀,又瞧瞧其他的诸将,xiǎo声嘟囔道:“这次他做错,秀哥不罚,只怕他以后事事都往错了做,那还了得?他可是我贞西军的副军团长,他一个错误,不知得害死我军多少弟兄呢!”

唉!上官秀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的安义辅清了清喉咙,对廖征沉声説道:“大人已经了解此事,心中自有定夺,你也不用再多啰嗦了。”安义辅早已是修罗堂中的一员,但他从不叫上官秀为‘秀哥’,坚持叫他大人,在他看来,主次有序,这是军中的规矩,不能破坏,更不能儿戏。

至于广林的问题,如果他没投靠过来,那一切还都好説,但现在他已经投靠过来了,这就成为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一时间,想让大人想到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那也不太现实。

廖征对于自己的这位老上司是很敬重的,听闻他的训斥,他吓得一缩脖,再不敢多言。上官秀目光一转,看向魏天,岔开话题,问道:“老魏,郡主何时从沙赫返回?”

魏天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一本正经地説道:“应该就快了,最迟也是在一个月之内。”

上官秀含笑diǎndiǎn头,笑道:“听説,在宁郡的正面战场上,我方获得了一场大胜。”

“是的,我军的第二军团和第九军团联手,挫败了宁南的第三、第四、第五军团。”魏天正色説道:“这都亏了陛下领导有方,我军才获此大胜。”

上官秀笑了,唐凌不是军事人才,她又能领导军中将士什么?虽説唐凌不能在军中出谋划策,也不能在两军阵前指挥千军万马,但她一个人的能量,起码能抵得过两三个军团,没有别的原因,只因她是大风的皇帝。

皇帝的御驾亲征,对于下面将士们的士气提升太大了,而御驾亲征似乎也一直都是风国皇帝的传统,不管继位的是男皇还是女皇,在风国历史上,很少有畏惧战争不敢随军出征的天子或天女。无论唐凌有多阴险狡诈、心思歹毒,她倒也继承了唐氏皇族的优良传统,虽説还只是个刚满二十的姑娘,但却具备征战沙场的勇气,这一diǎn,也是到目前为止唐凌最让上官秀感到佩服的地方。

上官秀幽幽説道:“正面战场取胜,后方战场又挫败了宁南的阴谋,我风国的局势,倒是能平稳一些了。”

“是啊!”魏天长叹一声,説道:“只是各地的叛军势力还是不容xiǎo觑。大人,依我之间,当及早平灭史凯文一部叛军,尽快稳住贞郡的局势,如此,也可彻底打消宁南对贞郡的图谋。”

“嗯。”上官秀diǎndiǎn头,魏天和他想到一块去了,接下来,他的目标正是霸占西京的史凯文一部叛军。他笑呵呵地説道:“出兵西京,剿灭史凯文,我也需要师出有名才行。”

魏天愣了一下才明白上官秀此言的用意,他是想要一个在贞郡名正言顺剿灭各路叛军的官职。魏天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凑到上官秀近前,低声説道:“据我所知,郡主已然传书朝廷,要朝廷针对大人在西卜山之战的表现给予奖赏,按照郡主的意思,朝廷当册封大人伯爵位,加封郡尉职!”

上官秀闻言眼睛顿是一亮,他可没修炼到淡泊名利,对一切都看得风轻云淡的程度,听説自己能被册封为伯爵,并被授予郡尉一职,他的心也是一阵狂跳。

在场的诸将都伸长了耳朵,听完魏天的话,人们脸上无不是露出兴奋和狂喜之色,乐得合不拢嘴,秀哥能平步青云,他们自然也都能跟着加官进爵,前途一片光明。

上官秀并没有把心中的激动完全表现在脸上,含笑説道:“若能如此的话,我倒要好好感谢一下郡主了。”

魏天笑道:“大人不必感谢任何人,这一切都是大人靠自己的努力争取来的,能与大人并肩作战,这也是魏某日后值得炫耀的资历!”

对上官秀,魏天是打心眼里佩服,上官秀能飞黄腾达,他非但不会感到眼红,反而会觉得完全是合情合理。

只不过,上官秀和魏天都没有想到,朝廷并不想把西卜山之战的功劳按在上官秀的头上。跪求百度一下:全集

北京丰益医院看病好不好
成都银康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常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河南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