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地封神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昔年旧颜倚红妆(十二)

2020-01-16 23:28:01 来源: 焦作信息港

立地封神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昔年旧颜倚红妆(十二)

芝王气势倏然一盛,“我一心为了精族,自问问心无愧,又何惧之有!当日公主一意孤行,率领精族高手前往妖界,结果却是妖族在与魔族一战之中完败,几乎举族覆灭,我精族高手也折损众多,如果再任由公主这样下去,只怕魔族尚未侵入精族,我精族已经遭受重创。”

鸢华心中暗沉,灵主和芝王斗到现在,显然是芝王占据了上风,在这样相持情况下,一点的劣势会被无限放大。

灵主眸光冷然若雪,“芝王,如果你再对公主出言不逊,别怪我不留半分情面。”

芝王目光沉沉,“出言不逊又如何,难道你想为此大动干戈,与我决一死战么!公主身份尊贵,精族谁人不知,但是和精族亿万子民相比,究竟孰轻孰重,你为公主一人,不惜惊起腥风血雨,难道我地脉紫芝会怕你不成!”

“你!”

“公主之命是命,难道精族亿万子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如果身处必死之境,谁人不会以死护卫公主,但现在的局势却是我精族还有无限生机,怎能因为一人之尊,而挡住亿万精族的生路。”

不等灵主驳斥,芝王继续说道,“三界之中,为护卫一人而牺牲全族的并不少,但是最终的结果又如何,那些侥幸保全性命的王嗣,又有几人能够自绝境奋起,最终重塑种族辉煌,远的暂且不说,当日妖族将全族希望寄托在少主萧御身上,但是到了决定生死的时刻,他却为了一个女人而抛弃整个种族,致使妖族覆灭,殷鉴不远,难道你想让精族重蹈覆辙吗?”

云丛之下,冷风骤起,一缕秋风流转不绝,倏然没入所有人的肌肤里面。

萧御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觉得冰冷,他所做的一切,带来的结果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仿佛看到妖界举族覆灭中流下的血泪和伤痛。

当日一战魔尊出世,这一战绝无半分胜算,但是他却本来可以做的更好,如果能够联合凤凰之力,就算最终不能击破魔尊,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他的脚步。

结果他一心求死,全无半分斗志,才使得局势变得更加恶劣,最终达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现在人族沦陷,妖族覆灭,他无疑是最不可饶恕的罪人,他对不起妖帝,对不起帝尊,对不起妖族亿万子民,无论今后有多么漫长的道路,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他都将永远被钉在那一战的耻辱上,永世不能抹灭。

“凌君,你怎么了?”

银辛和萧御并肩而立,隐隐感觉到萧御有些异样,忍不住问道。

萧御目光明灭,仿佛融入无边星辰,最终尽数湮灭,只化为轻声一叹,“没什么。”

银辛心中疑云迭起,灵主曾着意叮嘱,让他小心侍奉萧御,看萧御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有心事,但是萧御不说,他也不能多问。

萧御此刻心中自有千头万绪,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他的身体虽然得到重生,但是很多事情,并不会轻易磨灭,他也不会尽数忘记前尘往事。

无论今后要背负怎样的骂名,他都一定会决然迈过重重险阻,最终击败魔尊。

萧御一心凛然,神念流转,以魔尊的境界,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实力必然得到了更恐怖的恢复,无论他自己有了怎样的成长,和魔尊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最有把握战胜魔尊的机会,已经被他亲手掐断。

灵主忍不住站起身来,怒视芝王,“地脉紫芝,很多话何必一定要说的冠冕堂皇,就算你能说的我哑口无言,难道就能让我心服口服么?纵然你舌灿莲花,也绝对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认可你的做法,人生在世,绝对不是生死而已。”

说完,灵主抬首望着无边远天,所有一切尽收眼底,“谁有投降魔族之心,今天尽可以站出来,如果有不畏死者,就跟着我死守精族,捍卫我们毕生的尊严!”

地脉紫芝和灵主虽然在冰棱藤下商议,但是所说的每句话却都能被众人听到,灵主一语既出,顿时惊起重重浪声。

“坚守精族,誓死不屈!坚守精族,誓死不屈!”

灵主冷然看向芝王,“你看到了,非但我不服,他们也都不服,不要自以为以种族兴亡为名,就可以无视伦理纲常,置道义于不顾,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也绝不是我们愿意选择的道路。”

“不对……”芝王悠悠说道,“你只看到那些人振臂高呼,却没有看到还有更多的人沉默不语,为了坚守你所谓的道义,你的眼里根本看不到那些一心求存的族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为最重要。”

灵主霍然转首,果然看见人群之中,许多人都面露迟疑,眼神闪烁,显然没有那么坚决。

看到这幅情景,灵主心里瞬间沉了下去,无论面对怎样困难的处境,都有机会去挽回,但如果人心涣散,那么别说是魔族出手,就算是精族自己,也会一败涂地。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是对的吗?”芝王的声音深沉如海,冷然如霜。

灵主轻易一口气,凌然说道,“是。”

芝王眉峰微扬,“为什么?事实就放在眼前,难道你看不到么?”

灵主摇了摇头,“不是我看不到,而是你。我已经看到了你所说的,但是你却没有看到你应该看到的,我身后虽然有人心存犹疑,但是同样有很多人坚守道义,你又何尝不是只看到那些画面。”

“为了达到你所谓的目的,你眼中同样容不下不同的存在,所以才会强行夺取公主的权力,甚至试图将她软禁起来,在达成目的的过程中,你已经陷入疯狂,却仍然毫不自知,一意标榜自己,这样的丑恶,纵然可以欺骗一时,难道还真的能诓骗万世么!”

灵主这一番反驳振聋发聩,淋漓尽致,那些支持灵主的人终于吐出一口恶气,胸中大觉爽快。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靠谱吗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吴子茂
亳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内蒙古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妇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