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极通天第二千三百十六章炼灵妖王

2020-01-23 14:35:26 来源: 焦作信息港

战极通天 第二千三百十六章:炼灵妖王

第二千三百十六章:炼灵妖王

血色长河从万辰高峰流淌而下,其中裹挟着不知多少尸骸,有苍白的头骨,有破烂不堪的断肢,也有看上去毫无伤痕的完整巨鳄尸体,还有已然断灵的匕首透着一股股杀志顺流而下,属于妖的残酷氤氲在这一座峰,那顶端旋转的暗红色漩涡究竟代表着什么?或许是吞噬生灵的死亡裂痕,或许是通往新生的磨砺之道,但从这条血河看就可知这是何等大凶。

叶天站在山下,又进入这血河漫步,能感受到这多少妖族陨灭时的不甘,他们明知凶险,却也是怀着希望攀登的,但最终迎来的却是灭亡的结局。这座山峰有什么诡秘?叶天将其上下打量,这分明是锋锐如刀的险峰,通体色彩由底部的灰绿色渐渐向漆黑转变,那不断释放且越往上越发强烈的一股股森冷寒气想必有弑神之能,周围澎湃不止携着空间之力的风暴更是对抗飞行的最有力屏障,因此上山之路注定是攀登,要在这刀面般的山峰上攀登绝非易事,更不用说其上还隐藏着种种凶险,可为何有那么多妖族不断攀登,以此不惜身命?

叶天望向山顶那直径近百辰的暗红漩涡,它当然撼动不了圣者,但足以令上位神都隐隐产生心悸之感,地洲的力量正从四面八方涌来,从地底的一条主脉不断涌入山中,以此形成表层的罡劲,这不知阻挡了多少妖族的步伐。但真正的恐怖并非在此,可怕的是真正历尽万难之后登临山峰所将面对的剧变。

不时有身影自山上落下,但他们都被一股力量救下,带着余悸降落于地,本身都没有出现真正创伤。也正在这时有一名穿着紫色长袍的妖族眼中尽是信仰狂热,他此时登临山巅,眼前望见的就是流动太多尸骨的血河,死亡的血腥令他眼中有着悸动掠过,但迅速便被其自身意志压下,由于血河翻滚再加上自身修为的缘故他没有见到踏步其中的叶天,故而张开双臂,信仰虔诚地凝望着深红色漩涡,接着他的眼神便是开始溃散,有吸摄灵魂的可怕力量正在从漩涡中产生,于是他的身躯一点点浮起,最终在那灵魂混乱之中便进入了漩涡之内。

好一个炼灵峰,妖族倒是果决。叶天行走在血河中,嗅到愈发浓郁的血腥,也感受到周围尸骸产生的不甘屈辱,还有自然而然便对他涌来的憎恶煞气,不过他可比这凶地更凶,只是在以平常心理睬着。这炼灵峰乃是妖之宇宙中有名的磨砺地,只允许神级以下的妖族进入,他们需要靠自身意志攀登高峰,最终面对炼灵之劫,他们的灵魂将会受到最强的考验,冲击在历史以外,于神炎洗礼万厄磨练中不断地升华,然而却也遭受着真正危难的考验。攀登炼灵峰事实上也是对身躯的淬炼,而哪怕是失败了也能无恙存活,可若是登上这炼灵峰进入漩涡之内,他们所将面临的可就是真正的灵魂考验,若能成功自然灵魂升华,臻至一种完美状态,然而一旦再幸运也是灵魂重创,大多数情况都是魂飞魄散,其身躯也从漩涡之中陨落,陷入血河长流寂灭。

历来不知有多少妖族化作尸骸永堕于这血河当中,化作令人心寒的墓碑痕迹,然而却还有太多的妖族不断涌来,必要经历炼灵之劫提升自我。因为这炼灵确实有着蜕变之效,这是灵魂的完全洗礼,也是一声的终极考验!不知有多少妖族是卡在瓶颈上难以突破的,他们有雄心大志,不能忍受漫长岁月的枯坐,或已经到了寿元尽头,决心在身死前最后一搏,于是他们便一次次挑战炼灵峰,最终勇者生,从此登临全新领域。而败者则死,仿佛化作了那一名名成功者胜利的祭奠,存留在这血河中沉浮可悲。

据说这炼灵峰的炼灵能力却也来自那无数妖魂碎裂之后的遗留,将曾经的失败者化作最残酷的试炼,引他们的怨念杀向后来人,这一切在灵阶妖族传闻中都是秘密,就算是成功者也会遗忘自己在试炼之境的记忆,直到成为妖神之后才能将这种记忆觉醒,方才大惊与大悟。

还有一点诱使无数妖族共往的便是一旦成功炼灵,那便会拥有炼灵者称号,这在整个妖之宇宙都是一种荣耀,也是最有可能得到的荣耀,一名炼灵者是具有神级潜力的,他能得到一个个势力的拉拢交好,寻常强者也不愿与之为敌,要不然自成罪责,传闻中最优秀的炼灵者甚至有机会得到妖侯召见,那更是超越一切渴望的荣耀。

在这妖之宇宙还有一座座炼灵峰,一座大洲上却是有数万座,这都还需无数妖族不断赶赴才有幸遇见,而妖之宇宙中所有炼灵峰的创始者便是妖之宇宙在这个时代一尊极可怕的存在――炼灵妖王!

当叶天来到这炼灵峰下时便感受到了那恐怖眸子的注视,宛若那尊存在已经屹立在他的面前。他已经见过了携着无尽煞意的魇冥妖王,那掌控精神恐怖莫测的觉心妖王,还有如今表现得颇为温和,却执掌地洲,手握无数大势的荼偃妖王,而这炼灵妖王又是不同,他是一名样貌平凡的少年,此时却是坐在一处普通院落当中,手中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刀不断摩擦,他竟是在磨刀,刀锋处火花绚烂,腐朽化神奇,竟是产生了巅峰进化。

炼灵妖王仿佛看都没有看叶天一眼,那火花却是激射而来,携着那使灵魂百变的磨砺之意,这使踏立在血河中的叶天都暗暗心寒,他确实在磨刀,轻易就令钝器化作当世神兵,对一尊妖王来讲做到这一点当然是轻而易举,其中包容的意境才是恐怖的。那些锈迹皆灭,仅剩下绚烂精华煌煌耀世,锈迹便落在了这血河之中与尸骨共鸣,闪耀世间的光芒却是无处不在的。这似乎代表着他将所有炼灵失败的妖族视为锈迹而随意抛弃,他需要的是通过炼灵的勇者,那些无惧任何艰险的妖族栋梁,他在铸造妖族的英雄之骨,正以此化作斩向神圣的锋芒。

他的确是最擅长进行考验与磨砺的一名妖王,在妖之宇宙的地位就类似亮璃神师,甚至更高!在那磨刀火光显现之时有一股股圣意萦绕,似乎化作杀破宇宙而出的英勇身影,他的作为显然不只在针对神级以下的炼灵峰中,他更培养出了一尊尊铁血妖圣,令他们为妖族刀刃先锋!可以想象必然有一批最强势冷酷的妖圣聚集在他身边,这就是炼灵妖王具有震慑性的大功绩,他所做的是炼灵,磨砺一尊尊基层强者,更是炼妖,择出真正精英化作最不屈的玄妖与妖圣,更乃炼王,以炼灵苍生为启,却炼化自身推及一个更高层次!

就像衢巫究士般他创造出了一种对整个宇宙皆有大用的系统,然而他的能力显然比起衢巫究士要强太多,铁血手段造成的影响也是不可想象的可怕。神圣宇宙亦素知这炼灵峰存在,不过在三大宇宙中秩序之力都未曾建立相应设施,实在是因为这种手段过于残酷,便如同炼蛊般仅选出最优秀的存在。当然这攀登炼灵峰的一尊尊妖族都是怀着强烈愿望自愿参与的,但按照神圣宇宙理念这道德便是不允,更何况没有炼灵妖王在背后支撑,想要将其真正模仿也是难以做到的,这也可见一尊擅长磨砺后辈的至极圣者在一座大宇宙中占据什么地位,难怪炼灵妖王可为妖王,他是凭自身的血腥果断登临的。

你打算说什么?但在此时叶天却冷冷看着那画面中磨刀完毕的炼灵妖王,浑身光芒耀起,质问道。

他确信炼灵妖王是针对他而来了,因为此时炼灵妖王又取出了一柄刀,其形状与当初折殒在绝孤痕的炎战刀完全相同。

炼灵妖王不答,他看上去也就是极普通的少年,此时衣服上都染着些灰,哪有什么王者威势?可他将这柄刀放在了磨刀石上,不必他磨,暗金色的绚烂光芒已是闪耀而起,这似乎令他感到疑惑,仔细端详了这柄暗金色战刀一阵,却是将其置于磨刀石上开始磨动。

浑身圣辉耀起的叶天无视了炼灵峰上那一股股暴显的敌意,冷冽望着被炼灵妖王进行打磨的炎战刀,自然,最绚烂的光芒耀起,同样遭受妖族厌恶的狂意此时正合他们之意煌煌爆发,却是直接斩向了在妖之宇宙位于绝高的炼灵妖王!

然而一尊看似普通,实则最冷酷果决的妖王又怎会被这还在神级领域的刀光伤到,任由那无穷杀意从他身躯斩过,脖颈上没有留下一道伤痕。他眼中映现光耀,却依旧磨刀,神色也保持着常态,他看着绚烂的火光惊天,犹如张扬火龙要将这以宅院吞灭却不成。但超然的意志似乎令其穿透时空望见了那绝孤痕上刀光终煌的场面,他的眉毛挑了挑,似乎产生了什么惊疑,但下一刻这一柄刀便在磨刀石上断开,暗金色的光洒成了一种祭奠与悲苦,紧接着这布满裂纹的断刀便全体火起,燃烧殆尽于世。

没有什么尘烬遗留,更无法令属于妖王的磨刀石和院落产生一点烧伤,唯有一股不甘恨意冲霄而上,在一层层云中泯灭,述说着败亡的苍凉。

他站了起来,此时终于认真看向了叶天的方向,那眸子一旦映出血河就像是修罗临世,不可思议的大灾变澎湃产生,好似他身边已经聚拢了一支不败的军队,他们的杀意统统指向炼灵峰下,只等一声令下并将以倾宙之势令那血河中的神界使者殒亡。

叶天依旧冷冷地看着他,哪怕见到了酷似炎战刀的利刃在炼灵妖王的磨砺下断折陨灭也未产生动摇,只是他的眸子更冷,倒是要看看这炼灵妖王究竟能说出什么话来。

无可炼。炼灵妖王看着叶天,认真回答,似是一种嘱托,似是一种夸赞,又似是一种冷漠威胁,接着那片场面便颠覆,其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天默然,依旧立血河,披万刃。

星炎神,等我杀你!再看炼灵峰,是一名少年的怒吼,与进入暗红漩涡中的最终身影。

他无言,但他知道,风雨欲来!

长春看银屑病十佳医院
甘肃省康复中心医院怎么样
上海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莱芜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哈尔滨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