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小闲御神录 第111章 抢人的仙吏

2019-10-18 23:25:22 来源: 焦作信息港

宁小闲御神录 第111章 抢人的仙吏

茶叶被人们利用至今只有两百余年时间,和稻米的悠久历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种灵米的出现却只在三千多年前,可见要研制出带有灵力的作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有前人经验借鉴,像赤霄派开发出自用的云香米,也耗了整整八百多年时间。

岩城居然现在就能拿出含有灵力的茶水,甭管这灵力是否丰沛,单说这从无到有的一步,就迈得举世瞩目。若真是捧出了灵茶,岩城在茶之一道的地位就超然卓越得很了。

此言一出,举众哗然。尤其各大商队的领事,更是激动得双目放光。受帝流浆即将问世影响,这趟岩城之旅走得太过艰难,然而成果竟是如此丰硕。温城主既然宣布了灵茶问世的消息,那么接下来岩城肯定就要和各商队洽谈买卖了。作为批流传到大陆上的灵茶,这其中的利润光凭想象都令人激动得要颤抖。

这消息刚放出来,宁小闲偷眼看了看守在互市荐卖区的清虚门弟子,见他们脸上都平静得很,显然早就得到了消息。想来也是,岩城归在清虚门管辖之内,现在产出了灵茶这样的手消息,自然要首先汇报给自己老大知道。只是不晓得这种大日子里,澹台作为清虚门驻此的长官,又跑到哪里去了。宁小闲幸灾乐祸地推测,大概是躲着胡火儿躲得远了吧。

紧接着温城主又宣布

,首批灵茶的产量只有一万斤左右,请各大商队与府中专员商谈,自己就走下了中台。他是一城之主,无须事事躬亲,现在走下来立刻就被众人围住道喜。随后一片阿谀奉承。宁小闲眼尖,看到他身边跟着的人红光满面、志得意满,可不就是温大公子?温城主涵养很好,挂在唇边的笑容也始终只是淡淡的,哪有温良谨这般笑逐颜开,仿佛满城的风光都是他一个人的?

宁小闲忍不住瞟了瞟身边粗布简衣、平凡无奇的温二少。他老爹和大哥挟灵茶之威势,现在都受人瞩目、风光无比,惟有他被冷落在一旁,不仅不能见人,以后反而更要深居简出了。温良羽也感受到她目光中的同情之意。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功名利,不过浮云耳。”

“这灵茶,当真就这样问世了?”

见到她不敢置信的表情,温良羽毕竟还是个少年人,顿时笑得有几分自得:“这万斤灵茶都由城主府发售。岂能有假?”说完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不知想起什么。叹了一口气。

她奇道:“府上有这等好事。你该与有荣焉,叹的什么气?”

温良羽沉默半晌,才苦笑道:“我这话原本也不应说的。只是,岩城原来不过是个弹丸小城,也不见得是风水奇佳之地,这几年来发迹似地蒸蒸日上。现在已经富庶若此,又有灵茶问世。唉,我怕这个城池福薄,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恩惠。日后反受其害。”他这话说得犹犹豫豫地,显然边想边讲。

宁小闲听在耳里,对他又高看了几分。有些人福气太薄,迅速地发迹之后,破家反而更快。华夏的暴发户她见多了,家破人亡的暴发户见得更多。城市和人也是一样,尤其这世界还有风水之说。旁观者清,她一个局外人有这样的感觉不稀奇,可是温良羽不仅身处局中,还是温府深居简出的豪门公子,居然也能领悟到这一层道理,显然不仅是智计过人之辈。

各商队的首领,现在都忙着去找城主府的人登记购茶。对于这一项,宁小闲却没多大兴趣。且不说现在僧多粥少,单看灵茶这种东西是经过炒制、脱水诸多工艺的,万万不可能像灵米那样拿来带谷壳的种子就能种下。再说她虽然觊觎灵茶种子,虽认得温二少,两人交情可也没多深厚,这灵茶种子现在又是秘不示人的宝贝。

对于不能种在神魔狱里的东西,她的兴趣首先就要减掉四五分了。

她老神在在地又逛了一小会儿。趁着大家注意力都被吸引的功夫,又以挺低的价格同一名散修谈下了一小株七叶灵芝,这人急着去想办法弄些灵茶,将这灵芝以七折的价格甩卖给她了。

温良羽在茶市还要再逗留片刻,于是宁小闲和他挥爪道别。今日出来这小半天,倒将剩下的功课时间压缩得很紧,长天可不会允许她落下功课。唉,这就好像水云这种手残党如果中午出门吃饭,那么下午和晚上就要码字码到吐血一样。

也许多数人不是去了茶会,就是在去茶会的路上,因此宅住区的大街上冷清得很,她拐进的小巷更是如此。刚走到巷口,她就听到了孩童嬉闹的声音。她耳力好,时间听出其中就有琤琤的声音。走得再近些,才知道遇上了娃娃们的吵架。

原来今日大概是先生下午也要去茶会凑个热闹,因此塾里放了半天假。琤琤向东边张大户家的丫头炫耀了半天家里新养的小宠物,好不容易捱到放课,赶紧跑回家抱出来得瑟。这宠物乃是一只小小的黑色山猫,不过两个月大,个头和宁小闲的手掌相差无几,大概是某个商队在路上拣到的,被哨子买来讨好谈清荷的孩子。

任何动物的幼崽都是萌物,这小山猫也不例外,粉嘟嘟、毛茸茸,简直便是的少女杀手,因此张大户家的丫头抱得爱不释手,望向琤琤的眼睛也就亮晶晶地。这一幕恰好就被狗子和小伙伴们看到了,这帮小家伙上次打得琤琤鼻青脸肿,算是结下梁子,这回看到他正在讨女孩子欢心,哪里舍得不来找事?

都是孩子而已,三言两语不合,当然就要动手打人了。不过琤琤和哨子学了好几天的武技,心里早就痒痒地,巴不得报仇雪恨,现在见到仇人上门,不怒反喜,将山猫往张丫头怀里一放,就拉开了架式。

这结局真也没什么好说的。哨子所用的搏命之技,放在大人身上那是招招直指要害,绝不浪费半点多余力气,不过这技术放在琤琤身上,倒让宁小闲笑得直打跌。这孩子确实是领会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精髓,掏心、抠眼、踢打下|身,姿势虽然猥琐,却实在很奏效,加上他身形本来就很灵巧,其他孩子逮他不住,却被他个个击破。

她算了一下,前后不过就是几十息的功夫,琤琤就把三个人高马大的孩子给打翻在地,抱头抚胸呻|吟个不停。

剩下那站着的孩子,当然就是狗子了。他望了望地上的小伙伴,又看了看正在喘着粗气的琤琤,突然往后退了几步,接着返身就跑。琤琤自然是不会去追,小小的胸膛内只觉得心怀舒畅,志得意满。

按理说这事儿到此也就该落幕了,毕竟只是几个孩子之间的小小战斗。哪知道狗子才跑到巷口,竟然有黄影一闪,掳起他就走!狗子呆了一呆,放声尖叫,才刚喊出声,那黄影反手一掌劈在他颈后,直接将他击昏过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十分迅速,巷子里的琤琤和张丫头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宁小闲的脸却蓦地沉下来了,她从藏身之处奔出,厉声喝道:“琤琤,带着所有孩子马上进屋,锁上房门,快!”看这东西对孩子下手那一击极狠,狗子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周身骨胳还很细嫩,她都担心孩子的颈骨有没有被劈伤。

琤琤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住在自家小院里的姐姐奔着黄影追了过去,动作轻灵快捷。这个姐姐说动了哨子叔叔传授自己功夫,这才赢得了今日的扬眉吐气,心里对她是很信服的。现在听她厉声疾色,想必是形势紧急,忍不住就要按她说的去办。可是地上这几个家伙是自己的大对头,前些日子还将自己揍得鼻清脸肿,好不容易被自己打趴下了,难道要把他们带回家里去?

宁小闲快奔到巷口,回头看到琤琤还站在原地一脸豫色,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心里是又急又好笑,呼了一声“救走他们,以后他们就听你的了!”就消失不见。

琤琤听了,眼中一亮,赶紧上前挨个扶起三个小男孩,又带上张家丫头,说了句“有妖怪,赶紧跟我来”,就将孩子们都带回自己家中,又听宁小闲的话仔细锁好门,关上窗户。谈清荷见儿子突然带着一群鼻青脸肿的小伙伴回家,大感惊讶,一听是妖怪掳人,赶紧将孩子们都带入了房中。

今日茶会,哨子回商队帮忙去了,否则追赶黄影的又多一好手。

宁小闲如今的速度很快,她肩膀不动,仅靠腿部肌肉发力,瞬间就能跃出很远。这是哨子自创的箭步,用在长距离追逐和逃跑,既省力又迅速。这样算下来,她比前面的黄影速度还要略快些,估计再有几十息就能追上。

不等宁小闲发问,长天就解疑道:“那是黄巾力士,乃是被请来附身的仙吏,本身擅于攻守而非奔跑,否则你追赶不上的。”(未完待续。。)

ps:上周的打赏致谢名单,已经放进作品相关里了。谢谢大家!

甘肃治疗男科费用

西宁妇科

达州牛皮癣

甘肃治疗男科医院

西宁妇科医院

遵义癫痫治疗好医院
贵州哪治癫痫好
遵义癫痫病治疗医院
贵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
遵义癫痫病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