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天衣 第422章 奇怪条件

2019-10-19 00:44:26 来源: 焦作信息港

血火天衣 第422章 奇怪条件

三千枚火焰箭,每枚十二金币的价格,总数早已令人炫目,

现在两块领地的仓库值钱的东西加起來也沒有那么多的金币,远远不够支付武器钱,

那么,究竟什么东西值三千枚火焰箭的价格,

莫说水朝阳,连仇无衣也在等待黑之商人开口的一瞬,

“领地,”

黑之商人面罩后的透出的声音终于显现出一丝发自内心的愉悦,仅仅两个字,其重量却难以估量,短短的两个字,不知多少人因此而堕入魔道,终陷入疯狂,也不知多少年轻有为的青年为了追求这两个字而变成狡狯的狐狸,

“不可能,且不说我的故乡绝不会交给你,就算是咸海领的人民也不可能愿意,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拿來交易的财物,”

突然捏紧了拳头,水朝阳的脸顿时充满了激愤与不平,他自然知道领地也是可以交易的东西,但这件事完全不符合他做人的准则,

“不,水大人,领土和人民本來就是领主的财富,而且是源源不断的财富,所以才会比一般的财富更有价值,您现在拥有两块领土,只要分割给我一块,就足以换來能够保护自己的强大力量,这难道不划算吗,”

黑之商人就像一个不断引诱善人堕落的魔鬼,一面抛出巨大的利益,一面以听起來颇有道理的言辞不住发动进攻,沒有人看到她面具之下的表情,也无从得知她会从中得到怎样的愉悦,

仇无衣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若是换一个智力不太高而又充满野心的人,或许真的会痛痛快快答应黑之商人的要求,在强大力量的蛊惑之下,或许他会借着这几百弩枪兵吞并附近的领地,这样一來就势必再也离不开黑之商人的支援,当然,也有可能中途失败,一切化作泡影,

看起來,关于黑之商人的传说至少有一点是可信的,那就是她的到來同时会带來繁荣与毁灭,

不过仇无衣相信水朝阳,相信他即将做出的判断,因为他是一个心中只有守护他人这个意愿的强者,

“对不起,我承认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能这样做,既然我现在肩负着守护他们的力量,就一定不能做出背叛任何人的事,我相信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沒有迈不过去的关卡,”

水朝阳捏紧的拳头慢慢放开了,满是汗水的双手因为心中的激动而颤抖,但他口中所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渗透了内心的坚决,

“水大哥,你说得对,由于羁绊而结成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笑容终于出现在仇无衣的脸上,水朝阳的回答很符合他的性格,有点死心眼,但非常可爱,也非常可敬,

而柳莓莓却依然无所谓地游离在一旁,领土的事对她來说一文不值,重要的是仇无衣晚上的晚餐该如何安排,

“既然如此,那我换一个折中的方案如何,我相信您与领民之间有深厚的羁绊,那么不如以他人的领地作为交换吧,我可以免费借给您一些火铳,不需要您支付任何金币,而您需要做的就是征服一块不属于您的领土,然后用这块领土來支付弩枪和火焰箭,只需要一个领地就可以,”

黑之商人提出的“折中方案”,看似可行,实际上更加阴毒,

仇无衣沒有出言挑明,毕竟水朝阳应该不会受到蛊惑,黑之商人的行为已经是在煽动战争,

“这也不行,周围沒有任何领主与我们有过节,这是侵略,守护亲人与土地的力量不应当用在侵略上,

水朝阳依然摇了摇头,义正辞严地拒绝了黑之商人的第二方案,

“这是可惜呢,若是一般的客人,交涉就应当在此结束了,不过您这块领地极其特殊,不,不如说有一个极其特殊的人在您的领地上,那么,我还有一提案,但这个提案并不是对您所说,这位仇无衣先生,我的提案是,,请您成为这两块土地的名义领主,”

就像撒的渔夫终于收起了渔,黑之商人微微一顿,抛出了一个令水朝阳两眼发呆的奇怪提案,

“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用意,”

柳莓莓终于无法沉默了,带着微微的怒气质问道,虽然黑之商人的提案沒什么坏处,但她直觉上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有一个大大的陷阱,

“仇兄弟做领主,这对你有什么利益,虽然我觉得这的确挺合适的,为什么光凭这样就能交换到你的武器,你该不是想要他替你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水朝阳满脑袋里都是问号,以他的智力,全然想不明白这和仇无衣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很大的利益,而且其中的利益远远超过了武器的价值,为了等价交换,我愿意向您提供的政务官來打理领地事务,只需要您支付薪水即可,而且还能为您……未來的领主伪造出继承领地的证明书,是您能够光明正大地走在震国这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舞台上,”

一个接一个巨大的馅饼被抛了出來,在黑之商人的描绘之下,这看似不疼不痒的代价竟足以带來光明的未來,连水朝阳那倔强的心都在悸动,

“果然落在我头上了么……水大哥,莓莓,让我和她单独谈谈好了,看來这桩交易沒有这么简单,“

仇无衣摊了摊手,对二人说道,黑之商人的用意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得不说这是个相当值得讨论的提案,

很快,仇无衣和黑之商人就來到了可以密谈的单间当中,途中,水朝阳几次欲言而止,他已经在心中接受了,因为开始他就想要仇无衣來做这个领主,

柳莓莓身上的敌意越來越浓,这令仇无衣有些不解,只能说女孩子这种生物本來就有很多谜团,

“我很欣慰,您沒有直接道出我的身份,如果您这样做的话,会令我接下來的部署很难执行,”

黑之商人向仇无衣微微鞠了一躬,

“虽然现在问有些晚,不过你真的天诛门的人吗,总觉得你做的事和他们不太一样,”

仇无衣靠在床边,背后洒下暖暖的阳光,而黑之商人却始终立在密室当中阴影笼罩的一侧,

“在天诛门中,我的称号是焦木,属于执行者之一,不仅是因为我喜欢这根手杖,就算是为了表示诚意,有些东西,还是请您亲眼看一看吧,”

黑之商人将手中的半焦树枝立在一旁,面对着仇无衣摘下了脸上的面罩,

“……”

仇无衣的喉咙口微微响起抽气的声音,本來想说的话也在吸气之间忘得一干二净,

那是一张被火焰烧得面目全非的脸,整张脸都找不到一丝完好的皮肉,一块块触目惊心的异色凸起彻底割裂了五官结构,红色,白色,黑色,沒有半点正常的颜色,只剩下一双渗着阴光的双眼勉强可以辨认,

也许正是因为烧伤的缘故,才使得她的嗓音也如此难听,而她戴的手套,穿的丝袜,想必也是为了掩盖烧伤痕迹,

仇无衣自然不会询问她究竟遭遇过什么,

“这就是我的诚意,像这样一张脸,并不能时时刻刻暴露给外人,而您是天诛门重要的合作对象,就算知道了这一事实,想必也会妥善地保密,请问我的诚意还算足够吗,”

黑之商人焦木镇定自若地戴上了面罩,对于她來说,丑陋的脸也是筹码之一,

“我明白了,如果天诛门把这看做诚意

,那我就只能诚惶诚恐地收下,那么你知道我有什么需求吗,”

仇无衣沒有直接询问领地的事情,而是将与自己相关的事务摆到台前,

“这件事我沒有收到详细的指示,不过我拿到了一部分您的资料,据说您在寻找失去的记忆,所以您需求的很可能是我们天诛门的情报收集力,”

焦木在仇无衣面也少了几分装腔作势的伪装,至少比刚才看起來诚恳许多,

“代价呢,”

“您必须加入天诛门,或者让您身边的女孩子加入,”

“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刚才对水大哥提了三种条件,前两种应该都是幌子,故意让他无法接受,这个要求才是你的真意,而且与前面两个要求一对比,这个提案就显得特别有魅力,我觉得水大哥已经心动了,为什么要我当领主,”

虽然心中已经猜出了大概,但仇无衣还是想听焦木亲口说出理由,

“自然是有更多的利益,然而您需要作出一定的牺牲,只有您,这些牺牲正是我们所要的东西,也是真正具有价值的东西,”

焦木如同在说谜语一般,将话題转到了一个仇无衣都未曾考虑到的方向,

“我做出牺牲,我有什么值得牺牲的东西,”

仇无衣略一思考,还是摇了摇头,摊开一只手,以示请教,这与他考虑的有些不同,也很意外,凭借一己之力是无法猜测的,

“您的名声,”

黄冈白癜病医院
钦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淄博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黄冈白癜风
钦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