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来谈当下的文化语境里的话语权与身份

2019-10-13 06:22:25 来源: 焦作信息港

  阿来谈当下的文化语境里的话语权与身份

  “从前中国人认为中国是文明的国家,位于世界的中央。环绕的是文化文明赐予我们的一帮小国。情形慢慢发生变化,到了现代世界,中国人终于明白,我们不处于世界的中央,世界上也有很多国家跟中国一样有悠长历史,有一些尤其是科学技术、政治制度的文明程度超过我们。”

  阿来认为,文学当中的“身份”,其实是现代文学批评话语、政治批评话语里非常重要的问题。每个民族的科学、经济、政治制度的不同,决定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话语权的大小。“大家都在说话,有的人即便扯破嗓子喊,也没人听,有些刚好相反。有些人说话管用,有些人不管用。在国际的文化、经济对话里,这样的情况也存在。”

  阿来表示,那些被覆盖遮蔽了声音的地方,为了重新在世界上获得话语权力,就放弃用自己的身份说话。古人说,居高声自远,为了使自己的声音有效、被听见,我们发出话语时一定要站在至高处。

  开始拉美国家模仿西班牙,西班牙写什么他们就写什么。“那时候西班牙写骑士文学,《堂·吉诃德》以后西班牙人还老写这种东西。拉丁美洲也模仿这个,越写越烂。怎么反抗西班牙文化的遮蔽?方法是创造自己的声音,找到自己的身份。”

  阿来说,那个时代的文艺青年都去巴黎,当时巴黎盛行的是超现实主义。拉丁美洲的作家也跑去巴黎,但一无所获。,他们是在印第安文明里发现了文化的源头。印第安文明是蒙昧时代的产物,他们相信世界上有地狱、有天堂,有神界、有人界。

  后来,胡安·鲁尔福写出了《佩德罗·巴拉莫》,一个人鬼交融的故事。马尔克斯那时候还在做,住在一间小破楼里。他回忆说,有一天,朋友带来一本薄薄的书扔在桌上,说:“看看吧,一个新世界开始了。”

服饰
饮品
现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