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氏一股独大远方光电成私人提款机

2019-08-15 16:16:19 来源: 焦作信息港

  在《:潘氏家族的提款机》一文中,曾深入报道远方光电的实际控制人潘建根夫妇于2010年将旗下非盈利性资产数威软件置入远方光电,据此成功 套现5000万元。此外,潘氏家族屡次向远方光电借款用于炒股或购置住房,远方光电业已沦落为潘氏家族的提款机。本刊曾合理预测,由于潘氏家族在远方光电中一股独大,因此上市之后的远方光电或将成为潘氏家族及其利益关联方攫取资本市场高额利润的机器。

  事实上,在保荐人平安证券一路护航之下,远方光电日前抛出的发行价高达45元,对应市盈率也达51.72倍,远超行业平均市盈率和近期新股发行的平 均市盈率。以此计算,远方光电将至少募资6.75亿元,而潘建根夫妇的财富将直接飙上16.50亿元。在疯狂敛财的同时,潘氏家族亦不乏 温情 的一面, 曾以低于净资产的价格将部分股份转让给大学教授,业内人士称,此举涉嫌利益输送。

  三高 发行 敛财游戏继续

  在LED产业链中,远方光电既不从事上游芯片制造,亦不专注于中游封装,而是以设备检测为主,而据了解,国内主流LED厂商大多具有设备自检能力。远方光 电号称其市场占有率约为50%,其实并未覆盖前述具备自检能力的厂商。然而,远方光电却以此为噱头,将发行价定在45元的高位,市盈率超50倍,是典型的 三高 发行。

  资料显示,潘氏夫妇直接和间接持有远方光电81.49%的股份,共计3667万股,以45元发行价计算,潘氏夫妇持股市值高达16.50亿元,而截至 2011年9月末,潘氏夫妇在远方光电中拥有的所有者权益仅为1.28亿元。若加上潘氏夫妇2010年向远方光电出售数威软件及远方仪器所分别获得的 5000万元、1700万元,则潘氏夫妇在两年之内资产溢价超过12倍(未考虑潘氏名下其他资产),通过51.72倍的高市盈率发行则是潘氏迅速暴富的主 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新股发行的市盈率普遍低于远方光电,如经营LED业务的、、发行市盈率分别为32.79倍、27.53倍、30倍,远方光电市盈率市盈率一股独高,与平安证券的运作不无关系。从变卖数威软件等 垃圾 资产及随意向远方光电借款开始,潘氏夫妇便不乏套现敛财的前科,不难想象,一旦远方光电成功上市,潘氏夫妇极有可能通过各种手段从远方光电获取资金, 届时,远方光电将彻底沦为潘氏家族的摇钱树。

  对于高发行价,潘建根在远方光电路演期间表示,远方光电的发行价主要是下专业机构按规定确定的,而发布的市盈率则是根据2010年的业绩来制定的。远方 光电保荐协办人,来自平安证券的余波则坚持认为,远方光电的发行价格合理体现了公司目前的价值,而市盈率则体现了未来的成长价值。

  数据显示,远方光电2010年营收及净利同比上涨98.60%、117.75%,不过远方光电2010的营业外收入接近1000万元,享受到的税收优惠超 500万元。若扣除前述非经常性损益,远方光电的营业利润将锐减1500万元左右,远方光电在制定发行价的同时,并未严格遵循其主营收益。

  而在行业前景方面,远方光电则极力渲染,并以行业龙头自居,声称行业将呈现爆发式增长。不过远方光电拒绝承认LED行业产能过剩的事实,潘家根日前亦表示 2015年国内LED实验室光电检测设备市场需求将超过12亿元,而全球市场需求将达到52亿元。业内人士指出,自2010年以来,由于产能急剧放 大,LED行业已经显示出系统性的颓势,若非产业政策积极扶持,行业洗牌将提前到来。远方光电作为LED产业链的附属企业,高度依赖LED产业链,一旦相 关政策未予落实,则远方光电的盈利能力势必大打折扣,平安证券及远方光电用不确定的行业前景确定其市盈率,难免有失公允。

  折价转股 涉嫌利益输送

  尽管潘氏夫妇热衷于玩弄资本游戏,但对于潘氏夫妇认为 有价值 的人,潘建根却显得较为慷慨,竺素娥入股远方光电即是佐证。

  2010年4月,潘建根与浙江工商大学财务与会计学院教授、财务管理研究所所长竺素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后者以106.8万元的对价受让潘家根21.36万元的原始出资额,此后,竺素娥持股比例为1.88%,持有远方光电84.61万股,入股成本为5元/股。

  时隔一月之后,远方光电引入创投华睿海越,后者出资2274.68万元仅认购远方光电新增股本68万股,入股成本高达33.45元/股,约为竺素娥入股成本的6.69倍。

  对于同一时期不同股东入股成本悬殊的问题,远方光电的解释称,竺素娥长期以来从事公司财务管理的教学与研究工作,并在多家上市公司担任独立董事,具有十分 丰富的公司财务管理经验,能够利用专长为发行人提供 服务。资料表明,竺素娥目前担任康盛股份、龙生股份及三维通信的独立董事,并曾担任过杭萧钢构、兔宝宝的独立董事。

  在潘氏夫妇看来,竺素娥可凭借自己的专长为远方光电提供 工作,但公开资料表明,竺素娥并未在远方光电担任管理职务,仅是远方光电的自然人股东。业 内人士指出,竺素娥不大可能以股东的身份参与远方光电的具体经营,只有一种解释,即在远方光电筹备上市的过程中,竺素娥可能确实凭借专长或人脉为远方光电 提供了帮助,而作为回馈,潘建根象征性的以5元每股的成本将部分股权转让给竺素娥。根据发行价计算,竺素娥目前持有的远方光电市值已暴涨35倍,接近 4000万元。

  另一组数据也表明,潘氏夫妇与竺素娥之间的股权转让存在极大的猫腻。截至2009年末,远方光电的每股净资产为7.28元,若以此为转让依据,则竺素娥受 让成本明显过低。潘建根在远方光电上市前夕以消除关联交易为由将数威软件等垃圾资产溢价卖给远方光电,而在此时却将远方光电的股权折价转让给竺素娥,难免引发质疑。

深圳社会化营销
郝福满:物流业是发展的指标
O2O困境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