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大帝第九十八章再遇大眼貂

2020-01-26 20:46:46 来源: 焦作信息港

神行大帝 第九十八章 再遇大眼貂

梦溪谷这块秘密基地能够平稳运行,钟天心中再无牵挂,辞别丁力父女,悄然离开,再次进入阔别月余的云梦泽之中。

呼吸带着淡淡潮湿的雾气,钟天心中别有一番感慨,李炙炎堂兄弟、戒律堂、云梦十三鹰、魔煞门等等对自己无休止的追杀,而现在自己活着,他们却变成了沼泽妖兽的食物,任他们往昔如何风光,此刻也不过是泥底枯骨。

收拢心绪,钟天取出落龙弓小心的向雾气中进发,外围那些一阶妖兽,精血作用有限,他也不愿多做无谓的杀戮,脚踏猿王登天步向浓雾深处行去。

钟天此时的神识能散发的距离近千米,远远超出二三阶妖兽的探查范围,妖兽还没发现他,就已经被锁定。

深呼口气,钟天手指微动取出一枚精钢长箭,搭在弓上,臂力一震向后拉去,吱呀呀的声响中,落龙弓快速的张成了满月,略微感觉了下,弓身的张力足能射出三千余米,只是碍于神识的限制,超过千米就会失去准头。

神识按照神识导向箭的方法一分为二,为避免目标警觉,他只分出一份纤细如发的神识锁定在猎物身上,其余部分的神识全部附着在箭身上,当蓄神识蓄满之时,箭身发出淡淡的灰色光芒。

咻!

钟天松开手指的刹那,弓弦猛颤,箭矢化作一道灰色流光破开迷雾消失在视线中,只余下箭矢破空的尖啸声。

狂暴獐将头猎物扑倒在地,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从柔软的腹部撕下块肉,美美的嚼着,忽的,一阵恐怖的破空声响起,它警惕的抬起头,四下张望,就在这时一道乌光穿破迷雾出现在视线里。

几乎是看到的瞬间,狂暴獐舍弃了身下的猎物,噌的一下向远处遁去,跑了几米就觉得身后破空声越来越近,惊骇欲绝的转头望去,就看到乌黑的箭矢陡然在半空中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奔着自己面门激射而来!

狂暴獐身上的毛发瞬间立了起来,发疯似的不断变向,试图躲过箭矢,可那枚箭矢如影随形,不断在半空中变幻身形。

噗!

没等狂暴獐想明白为什么箭矢会转弯,鲜血飞溅,箭矢已经狠狠的贯穿了眼窝,将它钉在沼泽里。

钟天快若流星的疾掠而过,在猎物沉入沼泽之前的瞬间,一把拽了出来,满意的打量着猎物,拿出小刀拨开妖兽心房,从里面取出一滴带着浓郁血气的兽心血,用玉瓶小心的收了起来。

首战告捷,钟天的信心倍增,采集完狂暴獐身上有用的材料后,快步向下一个猎物行去。

神识导向箭也算是神识攻击的一种,距离越远消耗越恐怖,几乎射出十箭就会将钟天的神识消耗一空,如果换成普通斗士境强者,最少也需要半天的时间才能恢复。

对于拥有伏羲琴器纹的钟天来讲,这门箭法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每次神识刚刚亏空,清凉的气息就会从百会穴涌出,快速填补消耗的神识,甚至每次都会略微提升一点神识强度。

有了这个发现,钟天再不顾忌神识的消耗,手指微弹中,一枚枚箭矢穿破迷雾而去,几乎每只箭矢都会收割一只妖兽的性命。

在神识导向箭和巨力辅助下,不到半天的时间钟天就采集到了三十多滴二阶妖兽兽心血和五滴三阶妖兽兽心血,狩猎途中,钟天也没忘了老本行,顺手采集了上百株药草。

夕阳西沉之时,钟天的吞天须弥戒中已经堆积了大量妖兽材料,鉴于妖兽夜间都会返回巢穴躲避,他又没有斗纹伏羲琴来驱散魂体,便向云梦泽外退去。

正行进间,忽然一阵妖兽凄厉的惨叫声掺杂着怒吼声从远处传来,钟天脚步一顿,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

没到近前,神识就已经将情形传回钟天的脑海,那是一头体积有半个小山大小的三阶巅峰妖兽铜锈鳄,浑身满是锈迹斑斑的硕大鳞片,满口锋利的獠牙闪着幽寒的光芒。

钟天眉头微微一皱,铜锈鳄几乎是外围最难缠的妖兽,不但浑身鳞甲刀枪不入,而且喷吐间带着浓浓的腐蚀气息,斗士境以下的武者被喷一口,不死也得掉层皮。

不想节外生枝的钟天,正准备转身向外走去,忽然发现铜锈鳄对面有个熟悉的气息,神识一扫,发现与它激战的赫然是月前遇到的大眼貂!

三只大眼貂浑身鲜血淋漓,看样子已经撑不了多久,可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三只小兽尽管伤痕累累,但仍然死战不退,守卫着身后凌乱不堪的巢穴。

铜锈鳄似乎失去了耐心,巨嘴一张,一蓬铜锈气息喷涌而出,瞬间将三只小兽笼罩进去,在大眼貂仓惶躲避的空挡,它如同钢鞭的尾巴猛的一甩,啪的将最前面的一只大眼貂砸飞出去,惨呼声中被砸的血肉飞溅,眼见不活了。

相逢即是有缘,更何况当初这头大眼貂还帮助自己找到了最急需的药草,如果坐视不理,恐怕对自己的道心都有所动摇。

念及此处,钟天将弓背在身后,取出劈天斧,飞速向战场移去,在还有十多米距离的时候惨叫声再次响起,又一只大眼貂被铜锈鳄拍的血肉模糊,横死当场。

大发淫威的铜锈鳄张开巨口,就向钟天熟稔的那只大眼貂咬去。

眼瞅着致命攻击到来,大眼睛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决然的神色,毅然转过身,用它并不大的身躯将身后的一团毛茸茸的小家伙护住。

钟天这才发现那是一只眼睛还未睁开的大眼貂幼崽,瞬间明白大眼貂为何死战不退,心底焦急,大喝一声抖手将劈天斧掷了出去。

呼啸的破空声响起,铜锈鳄唰的转过头,眼中凶芒爆闪,拧身躲过劈天斧,咆哮一声向钟天扑来,张嘴就是一蓬铜锈气息!

身在半空无处借力,钟天屏住呼吸,摘下落龙弓硬着头皮向巨嘴砸去。

铜锈鳄显然没把人类手中的铁弓当回事,猛咬下去!

咔嚓!

想象中的弓折弦断没有出现,铜锈鳄满嘴锋利的獠牙反倒被硬生生砸断三颗,翻滚着向远处飘落。

死里逃生的大眼貂望着神兵天降般的钟天,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

淄博矿业中心医院双山分院
紫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
郑州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徐州手术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