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修真界 百零六章逍遥宗插手

2019-10-18 20:49:56 来源: 焦作信息港

龙神修真界 百零六章逍遥宗插手

“哼……!”就在冷血与张宇一触就分开之时,一个张氏一族的族人想要偷袭冷血,被冷血一枪杀死,之后便右手单手握枪,皱着眉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狼一样的盯着张宇看着,霸气与萧杀等不言中。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我亡!”冷血也不由打出真火气的看着张宇冷声説道。

“是吗?想要来一次鱼死破了?”听到冷血的话后,张宇也不由笑着説道。

“哼……!气荡天下!”冷血在距离张宇还有五十米左右的时候,便单手握枪,跨出一步后横向一扫。只见一道金黄色的气流由枪尖上射出,之后呈扇形一样的扩散开去。途中所经过之地,物件均被破坏成粉粒。

“哼……!定!”看到冷血的举动后,张宇弹跳而起,之后又再一次的降下地来,将剑插在地上,由剑所插的位置发出一圈犹若实质性的波纹,逐渐扩展开来,与冷血的枪气相撞后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

“哼……!赵擎xiǎo儿,哪里跑?”就在冷血与张宇战斗的时候,张坤等张氏一族的领头者也不由-随后跟出来看着赵擎吼道。

“呵呵……!张坤老匹夫,老夫有跑了吗?老夫只是觉得里面太窄,所以出来在此一战。”听到张坤的话后,赵擎也不由冷笑着説道。

“是吗?那好,现在就尽兴一战吧!”张坤听到赵擎的话后也不由阴笑着説道。张坤一方与赵擎一方也在赵府之外开始了新一轮的混战。

“张宇,你怎么还没有将对方解决!速战速决!”就在冷血与张宇杀得忘乎所以的时候,另外的两个张氏一族的族人也加入到冷血的这个战圈中来,让冷血更加吃力。

“蓬……!哦!”就在冷血专心对战张宇的时候,也不由被对方的帮手一脚踹飞,倒飞着砸在地上,闷哼一声。

“xiǎo人之举,有种就单挑,一对一,你们这样算什么?”冷血由地上站起来后不屑的擦掉嘴角的血迹看着张宇等人説道。

“哈哈……!笑话,你以为我们是比试?还将公平?不要忘记了,现在的我们是在拼杀。”听到冷血的话后,后来加入战圈的张华海也不由大笑着説道。

“哼……!恬不知耻!既然这样,那就来吧!”听到张华海的话,冷血也不由唾弃道。

“哟!还是很能打的吗!现在还是战役嗡然。好,既然如此,便成全你,让你早下轮回。”张华海説着便杀向冷血而去。

“啊……!烈焰狂宗!”看到张华海杀来,冷血心中突感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愤怒,在愤怒之余便是一招感悟,就这样,冷血突然之间觉得充满了力量,从未有过的力量。

“蓬……!”就在冷血刚刚説完后,便突然发出一声闷响声,全身突然之间弹出火焰笼罩于全身,就像火焰之子一样的诞生于火中一般的绚丽。

“哼……!就算你爆发又怎样,难道还怕你不成!”看到冷血的突然间的爆发,张华海也不由满脸不屑的説道。

“乒乒乓乓……!”就在冷血刚刚爆发之际,许多张氏一族的人员便杀向冷血而去,响起杂乱的武器交击声,虽然如此,奈何却是被冷血全部挡下。

“哼……!烛火也干不了与太阳争辉?”冷血冷哼一声后便将张氏一族的底层族人斩杀一片。

“够了!今天不杀你,如何能够对得起我张氏一族被杀族人。”张华海怒声説着便手提长枪与冷血对战起来。

“我也来!”旁边空出手的来张宇等人来加入到斩杀冷血的战圈中来。

“蓬……!噗……!”因为对战的对手太多,而冷血也是突然爆发,能量的消耗也是呈几何之数上升,之后无奈还是被破状态,被张宇等人犹如猴戏一样的踢来踹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也突然之间煞白无血。

“哼……!现在看你还有何猖狂之处,拿命来吧!”张海华説着便看向张宇,示意张宇去取冷血性命。

“嗯!好的!”张宇看到张华海的示意后便心知肚明的走向冷血而去。

“嗡……!”就在张宇来到冷血身前。准备了解冷血性命的时候,在战场中心的半空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嗡鸣声,之后便看到一个发着蓝晕光芒的六芒星型的图案转动着,由六芒星中降下一个个穿着天蓝色服饰,左胸上还有一个六芒星与逍遥二字叠加在一起,背上尽数背着一把长剑,各种颜色鲜明易见的修士,按照方形队列排着。

“住手!你也敢伤害我逍遥宗的少主?”就在时刻,一个含有威严的声音也不由响起在众人耳中。

“嗯?”听到声音后,张宇也不由停下来抬头看着空中的六芒星迷惑道。

“嗯?呵呵……!”冷血看到有人出现,不由轻笑过后便昏迷过去了。

“张氏一族,张坤管辖支族,坐落白云镇!”来人刚刚降下来后便自顾自的自语道。

“你是何人?”听到来人的莫名其妙的话语,正在激战的张坤也不由停下来皱眉迷惑的看向对方説道。

“逍遥宗青木堂主七夜是也!”听到张坤的话后,七夜也不由冷冷的看着张坤説道。

“逍遥宗?逍遥子创建的逍遥宗?”听到七夜的话,张坤也不确定的看着七夜询问般的説道。

“哈哈……!算你还有diǎn见识!还知道我逍遥宗的宗主!”七夜听到张坤的话后也不由仰天大笑着説道。

“不知七夜堂主前来我白云镇有何要事?”听到七夜的话后,知道逍遥宗的张坤也不由觉得事情似乎就要有转机,也皱眉看着七夜説道。

“嗯!问得好!既然你张坤已经这样问了,那我七夜也就开门见山的説了,此人你们杀不得!”七夜听到张坤的话后也不由diǎn头正经的説道,説着还伸手指了指正躺在地上的冷血説道。

“额!不知七夜堂主此话何意?本人还是不太知道!”张坤看到七夜的举动后也不由看着冷血皱眉説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能杀这个人

!”七夜也是懒得解释,毕竟自己等人知道冷血是自己宗主看重的人,虽然有师徒之实却无师徒之名,所以要会所是自己宗门的少宗主也是不太好的。

“呵呵……!虽然你们是逍遥宗的人,但是这个人杀了我张氏一族的众多族人,岂能凭你逍遥宗一句话就能够放过的?”着那个困也不由口气微冷的説道。

“额!那着那个困你的意思就是今天定要杀他方可作罢?”听到张坤的话后,七夜也不由眯着眼睛,看着张坤冷声道。

“对!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想要我放过他也不是不行,就是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张坤听到七夜的话后也不由diǎn头应是,随后也不由阴笑着説道。

“额!还要看我们有没有那个能力,我应该可以看做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威胁我们此时在这里的逍遥宗众宗人吧?”七夜听到张坤的话后,也不由眯着双眼,嘴角掀起一丝嗜血的弧度,笑而看着张坤。

“威胁谈不上,不过我看你们也确实拿不出什么来。”张坤听到七夜的话后急忙摇头否认,不过随后也是满脸不屑的看着七夜説道。

“好,有种,够气魄,不愧是一族之长,今天你的这句话我七夜记下了,问你一句,此人是放,还是不放!”七夜听到张坤的话语后,也不由抬起头看着张坤説道,説话的同时气势也是逐渐高涨。

“放也是可以的,只要他能够让我死去的族人活过来,放他有何不可?”张坤依旧是自行其言的説道。

“废话那么多,直接説不放就行。”七夜也不耐的皱眉説道。

“对,就是不放,我不信你逍遥宗能够对我张氏一族怎么样?”张坤也就diǎn头应是,一副有恃无恐的看着七夜説道。

“哈哈……!张坤,你就算有靠山,对我逍遥宗无惧,但是我要告诉你的便是,今天你的靠山不起作用,他不会出来,就算出来也是看客!”七夜听到张坤的话后也不由大笑着説道。

“额!是吗?此话从何説起?”张坤也不置可否的看着七夜説道。

“你要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不信你尽管一试!”七夜也不由调侃起张坤来。

“哼……!我还就不信这个邪!张氏一族听令,全部围杀!”张坤也突然冷眉喝道,之后便转过头看着七夜不动。

“遵命……!杀!”张氏一族领导层人物听到张坤的话后,也不由挥手示意开战。

“居然你张坤有此气魄,希望他日不要后悔便是!逍遥宗众弟子听令,全部张氏一族之人,杀无赦!”七夜在对张坤説完后便皱眉挥手,冷声喝道。

“是!领堂主令!”逍遥宗众弟子在听到七夜是话后也不由全部单膝跪下,沉声应道,一致的声音,一致的动作都显示出了逍遥宗有素的训练。让旁边的赵擎等人看了也不由热血沸腾起来。

“布阵!”得到七夜的号令后便六个为一xiǎo组,站在特定的位置上,指诀翻飞,不久后便在六人间显现出一个xiǎo型的六芒星阵,幽蓝色的光芒煞是好看。

“六芒星阵,现!”看到阵法已经初现,掌阵弟子也不由怒声一声大喝。

“嗡……!”就在怒喝声响起后,六芒星阵也不由响起一声轻微的嗡鸣声,之后光芒再一次的大放,布阵的六人就在此时得以清楚的见到是站在六芒星阵的六个角上。

“啊……!”就在逍遥宗弟子布阵在战场上横行的时候,张氏一族的族人落到六芒星阵中后,毫无意外的在惨叫一声后均被六芒星阵切割成肉块掉落在地上,血液也将战场的大地浸红一大片。

“赵府的兄弟,杀!”看到此情此景,赵擎也不由热血沸腾的一声大吼,身先士卒的朝着战场中杀去。

“哼……!看来不求援是不行的啦!”张坤看到自己的族人就像菜一样的被滥杀着,不由焦急的説道。

“你是何人,有何要事,直接説便是!”张坤掏出一个透明的珠子,一连串发诀打在上面,不一会儿后便出现一个人影,响起一声无所谓的声音。

“总管,我是白云镇张氏一族的族长张坤,现在我族被逍遥宗侵犯,杀害我族无数族人,我请求支援。希望门主给予救助!”张坤听到对方的声音后也不由急忙説道。

“额!逍遥宗?逍遥子那老家伙不会针对任何一个家族的,你们怎么会被他的人看中的?”透明球体中的人也不由皱眉説道。

“求门主大发慈悲,救救我族人吧!”张坤也不由再次请求道。

“好吧,居然你投靠在我门下,岂有坐看你被灭之理!你现在在哪里?”对方也不由无奈的説道。

“在下现在就在白云镇赵府这里!”张坤得到答案后也不由喜上眉梢的急忙説道。

“好的,马上便会有后援人员来。”对方説完后便断了联系,前去调集人马去了。

“哼……!逍遥宗,我看你们今天横什么?”张坤看到对方断开联系后便抬起头看着逍遥宗的人恨恨的説道。

“冷血少爷!醒醒,你没事吧?”就在逍遥宗弟子战斗的时候,七夜也不由来到冷血的身边,打出一连串法诀在冷血身上,之后在冷血醒来后看着冷血苍白的脸庞皱眉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请问你是?”由于刚刚七夜介绍自己的时候,冷血已经昏迷过去,现在也不由迷惑的看着七夜问道。

“额!我是逍遥宗的青木堂堂主七夜!”听到冷血的话,七夜也不由急忙説道。

“额!七夜堂主你好,请问你怎么会突然赶来呢?”听到七夜的介绍后,冷血也不由满眼的迷惑之色的问道。

“呵呵……!説来还希望冷血少爷不要怪宗主,因为你是宗主看好的人,所以自从与你分开后便派人一直跟随者你的,见到你有难便通知我们,我们才能及时赶到的。”七夜説着也不由有diǎn不好意思,这説难听一diǎn就是暗中监视,那是什么保护啊。

“呵呵……!没事,倒是前辈费心,众位兄弟辛苦了。”冷血却是轻笑着説道。

“没事,你以后可能还会出现在我们逍遥宗,甚至于接掌逍遥宗的。”七夜也是如对兄弟一样的微笑着説道。

“呵呵……!好累,好想睡一觉,你们自己xiǎo心一些,谢谢!”説完后冷血由到头昏迷过去了。

“冷……!哎!来人,出来一个xiǎo队,将冷血少爷保护住。”看到冷血就这样再一次的昏迷过去,七夜也知道不能在用发诀唤醒,那样会损伤根基的,所以无奈之下还是选择派出一个xiǎo队来保护冷血。

「今晚可能加班到很晚,所以雪下提前上传章节!!」

庆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永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合肥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庆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永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