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葬八荒 第364章:自毁丹田

2020-01-16 20:24:03 来源: 焦作信息港

神葬八荒 第364章:自毁丹田

遥望天际.只见一柄光剑.化作神威惊人的真龙.对着不远处的一头凶禽爆射而去.

“嗤嗤啦..”

一眼望去.只见双方交战的中心.一道道闪电撕裂天际.仅仅是溅射出來的余波.都令四周的空间微微震动.

落龙崖.方圆五百余里.一片乌云笼罩.看不到天日.双方的争斗.彻底陷入了白热化.虽然仅仅只有一招.却蕴含着彼此最强大的力量.不成功便成仁.

赤的脸色无比苍白.嘴中不断咳血.要支撑天空上的光剑.显然对他的负荷极大.再加上.他已然被毁掉了一个丹田.是以更加雪上加霜.要不是他的毅力足够强大.恐怕早就坚持不住.

“轰隆隆.”

交战许久.一道惊天巨响猛然自天际传开.随后空中的两道强横攻击同时消散.望了一眼吐血的十五名强者.赤的嘴角掀起了一丝疯狂的狞笑.

“呵..呵呵.”

赤的脸上挂着笑容.但眼里的泪水却不断流出.泪水混杂着血水.令他看起來很是妖异.这个时候.或许就赤自己.都说不出來.为什么会流着眼泪.

“噗.”

凶禽消散.十五名强者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他们的面色惨白.看向赤的目光满是难以置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赤竟然能凭借一己之力.毁灭了他们所凝聚出來的凶禽.

不过.幸好他沒有了再战之力.

“呼呼呼..”

为首的黑衣人喘着粗气.满脸凝重地盯着赤.可以清晰的看见.他袖袍下的大手微微颤抖着.显然.他的负荷也极大.

“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

“作为一名天元境一荒的家伙.你的表现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从來沒有想过.我们全力出手.你都接了下來.”

“不过.差距终究是差距.你……沒有再战之力了吧.”为首的黑衣人粗粗的喘着气.脸上露出笑容.然而.沒等他的笑容扩散.却见赤的双眼微眯.朝前踏出一步.

“嘿嘿.谁告诉你.我沒有了再战之力.”

话音落下.只见赤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翻滚着一道疯狂的念头.他全身的元力.是在刚刚消耗完.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就想要让他束手就擒.那么也太小看他了吧.

“我实在想不出.你还有什么手段.”

为首的黑衣人好整以暇的站在那儿.同时暗中默默调息.虽然他嘴中那样说.但并不代表他会轻敌.任何时候.都要保持最巅峰的状态.才是一名优秀的杀手.该有的觉悟.

“很快.你就会见到了.”

说完这句话后.只见赤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紧接着.一道犹如白雪般的火焰陡然自他的身上窜了出來.见状.所有的黑衣人目光都是一凝.心中惊呼道:“竟然是离火.”

沒有理会黑衣人的反应.赤继续催动着火焰.一圈一圈的离火包裹着他的身体.令他看起來像个火人.突然间.他伸出了一双大手.手指上带有一道实质般的火苗.

手指上的火苗.比之任何部位的离火都要璀璨.从那火苗出现的瞬间.一道闷雷般的声响.便从赤的掌心中爆发而出.

“嘶..”

灼热第一时间蔓延开來.令赤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不过.他并未停止手中的动作.却见他的双手颤巍巍的朝身体一个地方点去.那里……赫然是他剩下丹田的位置.

“噗.”

一指点到丹田.带來一道低沉的轰声.赤的牙关紧咬.额头上冷汗频出.他弯着身子.犹如一只煮熟的虾一般.一边的黑衣人完全不知道赤在做什么.只能暗中警惕.

很明显.刚刚的赤.已经利用自己仅存的气力.破坏了一颗丹田.沒有想象中的声势.也沒有想象中的艰难.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只不过.丹田破坏后的剧痛.却是浸入骨髓.

“还……还剩下七个.”

赤咬着牙.一双血瞳满是惊人的血丝.他的手掌.因为离火的急速运转.已经变得皮开肉绽.鲜血横流.看那架势.若非手掌有着一丝元力保护.恐怕当场就得被炸断.

强忍着手掌的剧痛.赤的血红眸子中.左边缭绕着白色火焰.右边缭绕着红色血芒.红白交替.显得极为诡异与阴森.不过.赤浑然不顾身体的变化.双手又一次点到了其中一颗丹田上.

“轰.”

这一次的响声明显比上一次的大了许多.赤的身子一震.嘴角溢出了道道鲜血.气息明显萎靡了许多.适应了一会儿.他沒有停留.依旧朝着自己身上的丹田点去.

自毁丹田.说起來容易.做起來却真需要大毅力.

对面的黑衣人.望着气息越來越弱的赤.眉头深深地皱了起來.凭借本能的直觉.他感觉到一丝危险.然而.眼前的情况还会出现危险么.他们不太相信.

“噗.”

又是一道低沉的响声.赤突然停顿了一下.一眼望去.他的手掌已经变成了模糊的一片.似乎被烤熟了一般.另外.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只见他甚至站都有点站不稳.

“最……最后一颗.”

话音落下.赤缓缓地抬起了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一点点的向身体最后一处丹田中移动.

手指距离丹田的位置.不过半公分而已.可这半公分.却是让得赤将体内细胞中的每一丝力量.都完全的调动了出來.方才能够使之缓缓移动.

鲜血从掌间不断溢流而下.白色的火焰.开始逐渐的压缩.不过显然的.在压缩的同时.赤也是在承受着离火的反噬.自毁丹田.带來的后果显然不是常人所能预想的.

双手不断颤抖着.赤执着倔强的望着自己的手指.那里的离火愈加炽热.他心中清楚.自己这般举动.无疑是极其冒险的.不过在短暂的沉吟后.他依然想奋力一搏.

丹田毁灭之后.会有一个元力缓冲期.那一个缓冲期.可以无差别的吸收元力.以四周的元气浓度.最起码可以使得自身的战力.提高到百分之两百.

从得知自己是伪丹的那一刻.他就很想这样做.只不过一直下不了决心.今天的强敌.或许是成了他下定决心的一个催化剂.不这样拼命.他根本赢不了眼前的十五名强者.

“嘭..”

仿佛过了一瞬间.又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突然间.又是一道闷雷炸响.强横的劲力.直接令赤的虎口蹦裂.至此.他终于亲自毁灭了自身的所有丹田.一个不剩.

“啊啊啊.”

所有丹田破碎的那一刻.赤的一双血瞳绽放光芒.沒有任何缘由的仰天长啸.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身体犹如一个电球一般.跳动着无数惊人的电弧.明灭不定.

电弧伴随着离火.只是轻微一晃动.便令四周的空间泛起一道恐怖的涟漪.赤瞳孔骤然紧缩.他知道.这是能量狂暴的即将爆炸的前兆.也是缓冲期到來的象征.

“呵..呵呵.”

感受着体内突然而來的强大力量.赤惨笑了起來.笑着笑着.眼眶却溢出了一道道鲜血.往昔的修炼成果.化作了一时的超强力量.就如同那烟花般.在最璀璨的时候凋零.

“心酸吗.”遥望着天空.赤轻轻低喃了一声.似乎是问自己.又似乎是问天下人.

“他……他做了什么.”

所有的黑衣人心中惊骇.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那强横的气息.眼前之人.还是刚刚那个气息萎靡.只剩下一口气的小家伙吗.

沒有人知道.赤是自爆了他剩下的八个丹田.准备利用缓冲期的强横实力.殊死一搏.

“呼呼呼.”

一圈一圈的天地元气犹如翻滚的浪潮般.朝着赤的体内狂猛灌入.看那些元气.似乎有一种不将他撑死誓不罢休的摸样.

眼下.赤的内心无悲无喜.只是张开双臂.任由那恐怖的元气灌输.见到这一幕.那些黑衣人的头皮都炸了开來.一个人.难道真的可以吸收这么多的天地元气吗.

“他……他就不怕爆体而亡.”

为首的黑衣人满脸骇然.不由得失声大叫.不过很可惜.他的问題注定了沒有人回答.他们绝对想不到.赤竟然会做出自毁丹田这般疯狂的事情出來.也沒有人知道.他现在处于一个缓冲期.

感受着四周暴涌而來的天地元气.他的心中有了一种别样的体验.荒诀里所记载的内容.一点点的飘过脑海.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清晰.

“原來.荒诀一直都沒有错.只不过.我理解的是歧路啊.”脑海中回想着荒诀的所有内容.赤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丹田破碎.令他彻底静下心來.更好的理解了功法的真意.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缓缓合拢手臂.只见赤的眉心发光.那是从小到大一直相伴左右的荒珠.眼下.它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竟然主动涌入眉心.令赤的心灵愈加清明.

“我是伪丹又如何.今天便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伪丹的力量.”

赤喃喃自语.双目之中的冷冽之色.却是骤然强盛.突然间.他的掌心一握.便是有着殷红的鲜血渗透出來.然后飞快的在其掌心化为一道极为玄奥的印结.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医生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宝鸡知名癫痫病医院
邯郸治疗男科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汕头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