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普华永道的日子二

2019-06-13 18:22:51 来源: 焦作信息港

我在普华永道的日子(二)

初来乍到

“五大”工作辛苦是出了名的。对于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是亲身经历和道听途说终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拿到普华永道的offer之后,就有一个在安达信实习过的会计系的同学在吃饭的时候善意提醒我:“赶紧趁现在多吃点,不然到时候我怕你会变成芦柴棒……”他看我的目光仿佛我是去美国西海岸修铁路的华工。

当时的我,还是很乐观的。对于类似的种种传闻,只是置之一笑。大学四年里,我曾很多次地通宵、看电视剧和打星际争霸,第二天一早仍然精神抖擞地在课堂上与老师讨论问题。我也曾在前一天晚上通宵温书而在第二天上下午连考两堂考核心专业课,终成绩出来居然是一优一良。站在普华永道门口的我,自认已经做好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准备。

正式上班的头一个月,可以算是我们新人的蜜月期。当时新人还没有被安排项目。Senior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谁认识我们,因而也很少找我们帮忙。我们每天只需要准点来公司,然后就是上、在新人之间发送各种好玩的邮件、传递各种三八消息,要不就是开着Retain几个人在“看大盘”,对那些即将出差的A2们羡慕有加,或者是像娱记一样四处打听即将要参加的项目的全方位信息:senior人怎么样、有没有帅哥美女、客户好不好……

……

我参加的个项目是一个大型货运代理企业海外上市中空运业务的三年加两期审计。作为新人的我,要完成的个任务很简单:把空运业务下属的40多家公司的固定资产明细分类汇总,按年做出五张汇总表格。在学校的时候觉得整个Office软件就是那么回事,看看帮助什么的很快就会上手,但真正用起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看到一位前辈给我演示了如何设计这张汇总表之后,我发现我基本上属于Excel操作上的胚胎级。我想起我在简历中称自己“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能熟练运用Office系列软件进行文字、数据和图片处理”,突然觉得普华永道其实可以以诈骗罪起诉我。

对于我这样的新人,前辈和senior们都很照顾:我做的基本上都是些非常基础和简单的事情,我尽可以问一些等我得到答案后会怀疑自己智商的问题,我的任务通常都没有什么deadline,即使有,那也不是deadline,可以称为happy line.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应该感激上苍,它让我加入了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的sinoair team.它就像一个减压舱,让我逐步地适应我的新角色,渐进式地找到职场感觉。像我这样一个刚进来什么都不懂的新丁,如果没有任何的热身期就直接投入严酷的战斗,肯定会经历很多的失败并可能产生极强的挫折感,也许我内心里那一点点脆弱的自信心会很快被打击得支离破碎,很难保证将来不仇视他人、报复社会什么的。

渐入疯境

经过了两个月的热身,慢慢的我要进入状态了。我下班的时间开始从6点逐渐向后推移直至凌晨,并由周一至周五渐渐向周末延伸。我开始频繁地在午夜时分走出国贸一座,伴着“普华永道晓月”回家。经常在国贸“趴活”的出租车司机有两位跟我已经很熟了,见我上车都不用问去那就直奔目的地。困扰我很久的晚上睡不着的问题再也不存在了,我基本上可以一想到床就睡着。我发现五件衬衣根本不够我周转了,因为很多个周末我都没时间也没气力洗衬衣了。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来,你可以一晚上不睡第二天连考两门专业课并取得好成绩。但是考试那段时间如果天天晚上不睡的话,估计我大学就毕不了业了。

尽管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不免在原本属于我每天床头阅读时间的11点左右开始出现焦躁甚至是癫狂的症状。具体表现为:把2000年底的数据看成是2002年底的然后去质问别人为什么和2001年底的数据相比变动这么巨大,连趋势都变了;前辈告诉我一个7位数的数字被我敲成了9位数,把senior惊得差点一口茶喷在键盘上;在关掉一张刚做完的表格后,电脑问我是不是要保存,我毫不犹豫地准备点下“No”时,幸好前辈就在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我的手扒开,重重地点下“Yes”,然后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地教导我说:“以后,过11点了关表格前都要深吸一口气,三思而后行,知道吗?”至今我还保留着这个好习惯。

起初我以为就我有这样的毛病,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后来发现,每到一定的时刻,身边的同事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各式各样的变异。有前辈每到午夜就会盯着电脑,一脸茫然地问自己诸如“这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极具色彩的问题,引得大家都将目光投向窗外,仰望天空,尽显一副感触伤怀、忧人忧己的深邃,让我不由得不感叹普华永道在为中国培养大批会计、审计人才之余,对中国当代哲学的发展也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次通宵

我的次通宵加班大概是在进公司之后的三个月。由于第二天必须向联交所上报盈利预测的数据,整个中外运项目组的人从天的中午就进入了临战状态。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所谓的盈利预测是什么东东,只是惊奇地发现突然之间身边的人走起路来像是在赶末班地铁,刮得桌子上时不时有文件飞起来,他们说话的频率明显加快,声调也接近于吼。那情形仿佛回到了“assessment center”里的凶杀案分析。这终于让我明白了普华永道安排这样的面试的良苦用心。

傍晚来临,我所在的中央审计小组要开始汇总各地数据了。一会儿,senior走过来对我说:“做好准备,今天晚上可能走不了了。”可能是被当时那样一种战斗气氛所感染,我的反应居然是兴奋,甚至有点摩拳擦掌的意味。现在我对那个晚上的记忆只是一些碎片:好几十张各式各样的表格的合并汇总,诸多的数据分析……在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实在是撑不住了,趴在电脑边上昏睡过去,隐约感觉有人给我披了件外套……五点半的时候,我依稀听见两个senior在讨论,大意是让我们几个人先回去,再通知另外几个人过来,然后就听见他们在分头打……我当时想,在这个初冬季节,凌晨五点半被人叫醒肯定比熬到这个时候去睡觉更让人想死……

六点多的时候,我被告知可以回家了。此时,东边的天际已经泛红,我站到窗前,深吸一口气,伸展了一下身体。看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朝阳,我感觉刚才满身的疲惫和混沌刹那间被一扫而光。一个以前安达信的senior走了过来,在清晨缕阳光的映衬下,平静地对我说:“祝贺啊,你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安达信日出'了!”

在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大排档边几个senior仍在神情严肃地埋头苦干,我无意打扰他们,于是选择安静的离开。当时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逃兵……

第二天下午,我和另一个senior说起凌晨通宵加班的事情。没想到他摇摇头,笑着说:“你那不算通宵。按照我们的理解,通宵的概念至少是从前一天上午要连续到第二天下午下班……”说完,他扬长而去忙他的事情了。我被剩在那里嘴巴成了“O”形,感觉自己像是卖手枪的碰上了卖原子弹的……

让我肃然起敬的同事

普华永道的工作永远都是时间紧、强度大,压力自然可想而知。因此,在每年年终我们业务的忙季或是公司接到大型IPO的时候,整个公司就像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在这个战场的很多个角落里,一群平凡的人以他们崇高的人格,演绎出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给我以深深的震撼——

Vicky因为劳累过度患重感冒,一边撕心裂肺地咳嗽一边还在仔细地复核我们的工作底稿,在我们百般劝说下终于同意回家休息半天,临走前还不忘写一封详细的email嘱咐大家一些注意事项……Icy不小心喝了变质的牛奶导致轻微食物中毒,草草吃了点药以后,仍旧支着头和客户在逐条核对那上百条纷繁复杂陈芝麻烂谷子一般的以前年度调整,脸色煞白……Grace戴隐形眼镜加班至凌晨泪流不止,匆忙回家换了副眼镜依旧回公司来继续忙活她那波诡云谲的TT……Eric接连加班一个星期导致高烧不退,去医院打完吊针稍见好转就又回来鼓捣那完全属于“mission impossible”的净额法收入还原和递延税款……

Anita因为肾结石疼得死去活来,依然和那个极其难缠的客户百般交涉催要审计所需资料(PBC)……Yvonne在两个星期里接连要出四个小项目的审计报告同时还要完成一个大型IPO项目中一百余家子公司的股权合并,她急得大哭,但愣是一边抹泪一边把这些任务逐项按时完成……Frank研读那份近似天书一般的审计报告草案到鸠形鹄面的地步,仍然陪我们苦熬一个通宵出版数字……我还听说,曾经有一个经理在临产前两周仍在出一份审计报告……

在外人看来,我的这些同事简直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但是,当你真正地与他们并肩战斗,融入他们的精神世界之后,你才会真正地理解他们,甚至会对他们肃然起敬。

身处中国资本市场爆炸式扩张的时代的审计从业人员是悲惨的,因为我们总是处于用有限的人力来完成繁重工作的状态。在普华永道,几乎对于所有的项目都是如此。团队中的每个人都面对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繁重工作。我们可敬的同事都深知,在任何情况下,工作都是要按时保质保量完成的。一旦他们倒下,剩下的人将会分到更多的工作,而且完成起来会更困难。一种强烈的感在支撑着他们。有时候,人是需要点精神的。这种精神在他们身上,体现得犹为真实和完整。正是他们,用一种在外人看来近乎疯狂的举动来塑造和维护普华永道视为生命的专业的形象,用他们崇高的敬业精神来感染着客户和同行,并身体力行地教导我这样的晚辈:高于一切!

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以及他们的举动,作出诸如“为保住饭碗”、“图工作表现”等的解释实在是一种肤浅和低俗的,甚至是侮辱性的理解,侮辱了他们更侮辱了自己。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在普华永道一年的工作经验足以让新人叹为观止。问问题的时候要先做功课,不可以想也不想就去问,可以问“能不能这样做”而不能问“我该怎么做”,因为被问者自己也有一大堆的事情,不做准备去骚扰人家是对他人的不尊重。这逼迫我们在面对不断涌现出的新问题的时候,总是先自己去寻找解决的办法,逼迫我们不断思考,不断发掘自己的潜力。我们总是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对几乎无限的工作量,因此你必须学会分清轻重缓急,学会合理安排时间,如果你还想保证自己起码的睡眠时间的话。倘若你还想忙里偷闲,去追寻或关爱一下自己的另一半的话,更得将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这一课题上升到运筹学的高度。

在令人窒息的工作压力下,新丁们在飞速成长。在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的极限后,我们的变得坚不可摧。我们开始不惧怕任何压力,可以坦然面对任何意想不到的困难。一次BQ修改一份数百页的报告至午夜,她电脑里的Word程序突然崩溃,那份几近完工的报告顿时变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我们想尽各种办法来修复都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她一下午加一晚上的辛苦努力都已付之东流。看见她眼里闪过的一丝绝望,我都已经不知道拿什么语言来安慰她。以为她会抱头痛哭,我连纸巾都为她准备好了。那知道她居然“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多少有些凄凉,说了句:“这回撞大运了”。然后找到中午保存的那一版报告,从头再来。后来听说那天她一直做到了凌晨五点,确保了报告在第二天修改完毕,从而保证了接下来工作的顺畅进行……

同时,我们可以从容应对各种各样的客户了,没有谁可以质疑我们的工作能力。客户往往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地罗列出上百条理由来解释他们某种会计处理方法的合理性,我们一般会平静的洗耳恭听,然后在客户口干舌躁,刚想喘息的时候,马上援引财政部颁布的《关于XXX的通知》中第XXX条对于上述交易的会计处理的规定,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这种处理方法即使再合理也是不合法的。如果客户还想困兽犹斗,我们又会列举出证监会给出的若干条款解释,强调我们的判断的不容质疑。在我们强大的政策攻势下,终客户不得不同意在我们的调整上签字……记得有一次,客户的财务处长签完字后,嘟哝了一句:“唉,我觉得自己怎么跟杨白劳似的?”我一脸微笑,答:“此言差矣,你是杰斐逊。”我扬了扬手里的调整汇总表说:“这可不是卖身契,这是独立宣言!”

苦和累不是全部

苦和累,并不是普华永道式生活的全部。时常伴随在苦累左右的,是无尽的快乐。

普华永道就像一个大学校。每年秋天,一大帮朝气蓬勃,天真烂漫的毕业生,齐聚这里。

一个多月的培训更像是校园生活的另类延续。培训之余,大家会成群结队地涌向附近的小饭馆聚餐,会趁instructor不注意的时候交换各自电脑里的MP3、游戏甚至是八卦图片,会联打CS,甚至会因为逛街导致培训迟到而全桌人被罚学动物叫……因次,同一批进来的员工更像是同学,前后批次的也像是师兄和师弟、学姐和学妹。据说有人还在Chinaren上创立了校友录……

我们会经常相约在一起吃饭,风卷残云过后倾诉自己工作的苦楚,间或齐声大骂客户,还会分享各自知道的八卦消息;会在宝贵的不用加班的周末一起去爬山,而后一起去簋街大快朵颐,再去钱柜唱到精疲力尽;会各自带上原料去某个同事家集体烹饪,而后一起玩杀人游戏……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关系单纯得像白开水,没有谁会耍手段或者变着法儿的讨老板欢心,因为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想这些事。工作上即使有争吵也是就事论事,吵完了还会一个桌子吃饭……

加班至凌晨时,我们会在MSN上互相安慰和鼓励,会分享一些搞笑的图片和笑话,以此来松弛紧张和疲惫的神经……一次,凌晨三点下班的我身心俱疲,在电梯间与另一位仁兄不期而遇,他也是一脸菜色。我们点头示意,仿佛两个刚穿越枪林弹雨,成功夺取高地的老兵,在硝烟未尽的战场上互相致意。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很高兴能活着看到你活着……

……“他眨了眨眼睛:”我说我怎么还没死呢,感情你丫还没死!“俩人相视而笑,心情顿时愉悦起来。

工作再苦再累,总有结束的时候。但是,同事之间真诚的友谊、相互的包容和理解、共同分享的快乐却是绵延不绝的。那种甘苦相伴、悲欢同泪的动人情谊,更是可以铭刻在心,永生难忘。因而,纵使有天大的苦累,在这样真挚的情感面前,又何值一提呢?

细数过去的两年多时间,我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痛苦甚至绝望的时刻,大都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每段和同事们在一起共度的快乐时光,我都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是普华永道教会我感、敬业和执着,是我可敬的同事教会我坚强、豁达和乐观,这些是我一生都受用不尽的宝贵财富。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又是深秋。

一批新人正式报到了。他们的脸上一如我当初一样,写满了好奇、青涩和懵懂。公司里顿时热闹了起来。在电梯间,三个小女生在一起唧唧喳喳地讨论即将参加的项目,时不时会爆发出清脆的笑声。我低着头,闭目养神,一阵沧桑感油然而生。

终于,轮到我离开了。在无数个午夜和凌晨,我曾千百次地想像自己离开时的情形。我猜想我会像离笼的小鸟一样轻快愉悦,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纵横驰骋。然而,当离别真的近在咫尺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免俗地有一点惆怅、伤感,还有,就是无尽的感激。我很感激上苍。我的运气似乎总是格外的好,我碰到的所有的同事都对我很好,包括经理、senior和staff.无论项目多么艰苦,我总是能遇上的team.我常常自省,象我这样一个从来都不会谨言慎行的人,到现在为止,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不愉快,我知道这些都要归功于同事们的卓越和崇高的品格。

我还是要离开了。看着那些蹦蹦跳跳的新人,我突然问自己:两年之后,这里的人还记得那个曾经在饭桌上喊出“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让senior惊讶得吃不下饭的愣头青么?还记得那个每天晚上核对inter-company到深夜仍旧嬉皮笑脸的“肯骚”么?还记得那个被上至经理下至staff称为很“kenneth”的Kenneth么?但是旋即,我就意识到这些问题是多么的幼稚。我之于普华永道,犹如一朵浪花之于一条大河。普华永道塑造了我初的职业性格,甚至会影响我将来的职业轨迹。我留给普华永道的呢?如果有的话,充其量也就是一小串涟漪,在大河不断奔腾向前的过程中,终会归于平寂……

姑且算作结尾的结尾

要走了。我可爱又可敬的同事们,我真诚地祝福你们天天开心,事事顺利!

保重身体。没有身体,即使你获得整个世界也没什么意义……

关心父母。他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关心、牵挂你的人……

热爱生活。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理由允许你不去这样做……

在这篇文章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又一次地播放了那首我喜欢的《沿途有你》。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每当我焦躁不安、精疲力尽或是绝望的时候,我都会播放这首歌。它让我平静,给我力量,催我振作。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这个写作水平已经退化到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好几次都写不下去。这样的时候,也是它激励我继续搜肠刮肚,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这许多来。现在把它附在后面,与各位共勉,[1][2]

手机如何注册微店
触电
seo公司网站不能忽视的细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