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不必过分关注日本僧人的谢罪行为

2019-02-28 03:13:35

不必过分关注日本僧人的谢罪行为

挎着两个写着“谢罪”的挎包,背着一个写着“谢恩”的重达20斤的背包,昨晚7时47分,在京停留3天的日本僧人岩田隆造跨上T217次列车,前往吉林长春谢罪。该僧人称若身体健康将每年来华谢罪;如死在中国,希望能埋于中国。(5月7日,新京报)

该僧名讳岩田隆造,5月4日,前往卢沟桥等具有抗日纪念意义的地方叩首50多次谢罪。在《新京报》帮助下,5日、6日,他休息了两天。他说,此前,他已经到上海、武汉、重庆、西安、洛阳谢罪,每到一地他都希望当地媒体能予以关注。客观地说,这个僧人虽然没有经历侵华战争,但他能够自费到中国谢罪,实属不易,这和已经死去的“老鬼子”东史郎一样属于有良心的日本人。对这些人,媒体适度关注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我国媒体将其视作焦点予以追踪报道,实在是没有必要。

中日历史纠葛的死结,终究需要两国政府去解开。但眼下的小泉政府,虽然已近穷途末路,但他当政的5年是中日关系为困窘,摩擦以至两国关系降至冰点。中日旧的历史遗留不仅未能厘清,新的利益纠纷又随之而来,与此对应的是两国民间不信任情绪的发酵。而小泉的继任者又都是右翼分子,呼声的安倍晋三日前虽然宣称不参拜“靖国神社”的立场,但其突然的态度转圜更让人狐疑,毕竟他是顽固的右翼政治家。在此吊诡的政治大环境下,我们太过关注日本个别民间人士的谢罪行为,更多是凸显国人内心的一种焦虑和无奈,于事无补,于中日两国关系亦无助益。

必须冷静地看到,我们往常抱持的所谓寄望于“某某人民”的想法是很天真的。据时事出版社去年夏天公布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40%以上的受访者声称不喜欢中国,只有不到5%的人表示喜欢中国。而从上中日民之间互骂的情况看,两国民间的信任度也是很低的。原因何在?我以为政府主导是主因。小泉首相是日本政坛近20年的长命首相,其不羁的形象给日本人的通感是改革家,其右翼言行和在和平宪法上的擦边追求“正常国家”以及“入常”努力,对普通日本人而言是有吸引力的。这也正是日本僧人坦言他的家人不同意他到中国谢罪的原因。因为普通日本人对过去的侵略历史是漠然的,他们根本的选择是遵从和维护本国政治家主导下的国家利益。在此情势下,我们过分关注日本僧人的谢罪行为,不仅使得谢罪者回国后面临更多的压力和恐吓,也会引发新一轮中日民间的大论战。从长远的观点看,这不利于中日关系的改善。

笔者尽管不怀疑日本僧人的真诚,但还是觉得他行为本身带有做秀成分。既然是谢罪,就老老实实不声不响地谢罪就是,为何每到一地“都希望当地媒体能予以关注”?如此招摇,冲减掉了许多谢罪的虔诚。中日佛教,一脉相承,佛家子弟没有了沉静忏悔的虔诚,而借助媒体大肆宣扬一己行为,不符佛家戒规。再者,此僧人果有慈悲心怀,在日本国内向信众将中日历史正本清源即可,这要比到中国谢罪效果好得多,成本小得很,也更让中国人尊重。笔者不讳言,此僧行为远比帮助中国劳工诉讼的日本律师逊色许多。

再说媒体,跟踪这样的事件,看重的除了“谢罪”的价值,估计还有僧人的噱头。这样的消息一旦进入大众视野,口口相传的恐怕只有“僧人”两个字了。这则内在价值的丢失是必然的,因为“僧人”带来人们的好奇远远超越“谢罪”的沉重。我相信媒体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后果,但还是乐此不疲,这就是主观操作带来的炒作。窃以为,如果咱们的媒体做不到让公众体察真正的价值,索性不去报道。我们已经将一个明不见经传的罪恶“老鬼子”塑造成名人,甚至在他死后还无限溢美,现在犯不着再用类似手段包装一个日本和尚。我就不信,中国的草根阶层就找不出来让媒体心动的由头。

再说一句题外话,中日合和则整个区域多赢,中日仇雠则多败俱伤。近来两国关系有趋好的迹象,国人当虑大局,莫纠缠小节。

张敬伟

小儿感冒该做什么检查
小孩出汗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感冒咽喉疼和流鼻涕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