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戏 第六十五章 谈谈往事

2020-01-16 16:59:40 来源: 焦作信息港

天戏 第六十五章 谈谈往事

让东方家族自今夜始绝迹天黎!

荒君渔醒了,他已经彻底地将荒碑所吸收的煞气短暂的归为己用,不过看着他有些凌乱透着红光的发梢显得无比怪异。荒君渔整个人面无表情地悬浮在空中,浑身上下不是散发着红光,就连一对瞳孔也带着些诡异的红。

荒君渔在荧惑守心之夜最大的依仗就是荒碑,借助荒碑短暂化煞气为自身力量进而达到一种无可比拟的强大地步,这是荒君渔在荒岛上借助荒离引来的雷电之力实验过的。只不过在荒碑承受过强的力量之后会留下短暂的后遗症,就是体内力量如果得不到很好的宣泄就要不停的释放出来,而在荒碑吸收雷电之后他绕着荒岛跑了好几年,不过这也让他的体魄更加远超常人!今夜没有雷电,没有荒离在一旁过滤控制力量强大。荒君渔凭借着自己的意志顽强地吸收了比雷电之力更加狂躁的天煞之力,不过其中吃了多大苦头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两方人看着苏醒且似乎掌握了强大力量的荒君渔心头想法不一,西晓懿将昏迷地阿珂与灵希放在一旁舒适柔软的床榻上看着终于苏醒的荒君渔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悬挂已久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文定国等人也发现此时的荒君渔比平日更加冷漠,可是只要他安然无恙那么一切都不重要。

而东方无敌看着远处漂浮自如的荒君渔心中一沉,还不等其出口反击就看见荒君渔冷漠地伸出右手,一条红色匹练冲向东方无敌!

‘啪啪!’清脆声不绝于耳!红色匹练来回来下扇了东方无敌两个打耳光,两个通红的匹练痕迹印在东方无敌怒目圆睁的老脸上!

“你!”东方无敌气的简直説不出话来,贵为大黎三大家族之一东方家家主的东方无敌哪里受过这种气?平日里高高在上不要説被人羞辱了,就连印宏召见他也得客客气气的,哪里会像荒君渔这样上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两个耳光?这让他以后如何在在场皆是大黎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前抬得起头来?可他太过忌惮此时荒君渔散发出的气息,此时冲上去与荒君渔搏命怕是有去无回啊!

荒君渔见东方无敌没有动静,嘴角露出一抹讥嘲就再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在另一片夜空下激动的四人。即使暂时能使用天煞之力的荒君渔看到四人战斗也不由自主地暗自咋舌,虎王乃步入天照境多年的强者加上是兽族的缘故即使遇见高阶天照境强者也能不落下风;而灸舞乃是自己父亲荒战当年的仆从,经过神山上的锻炼可以将杀气完美隐匿使得在修罗一道上突飞猛进深不可测;再者説道武安邦,扑朔迷离的身世,扑朔迷离的际遇自然而然扑朔迷离的实力。可如今三人与梦邪生激斗已有数百回合却已开始落入下风,梦邪生到底是有多强大?

梦邪生如若一死,那今晚就再无悬念!荒君渔想到这里突然消失在空中,只剩下几条零散的红色匹练归于黑夜。下一秒泛着红光的荒君渔出现在梦邪生头dǐng上空,整个人呈‘大’字形头朝下,荒君渔嘴角勾起一丝诡异开始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到最后就像一道红色龙卷风刮向梦邪生。

梦邪生自然发觉了荒君渔的存在,他游刃有余地再次挡开围攻三人的攻势,抬头去看向自己刮来的红色龙卷风。梦邪生突然笑了,笑的有些得意丝毫没有要躲避荒君渔攻势的意思。只见他随意地在自己头dǐng画了一个弧线,一层晶莹透亮的光圈迅速立起。带着红色龙卷风的荒君渔硬邦邦地刮在了灰色光圈上,荒君渔不停地旋转与光圈不停地摩擦,不时还能看到金属撞击在一起才能出现的火花。而这边武安邦三人再次杀到,压力再次给上使得梦邪生再也无法专心维持光圈。愈加暗淡的光圈在来势汹汹的龙卷风下终于传来‘啵’地一声破开了。

‘轰!’红色的气浪掩盖了混作一团的战局,只听见滔天巨响。

红色气浪缓缓散去,只见荒君渔几人身上名贵的衣裳都破烂不堪显得狼狈不已,他们嘴角都渗着一抹血迹,显然是刚才那声巨响给了他们重创。而远在一旁的梦邪生则要好很多只是一头白发有些凌乱罢了,不过似乎也受了伤呼吸明显变得沉重。

“即使加上你,还是不够!”梦邪生没有继续发起攻势,他依然保持着仙风道骨地模样。

“确实不够,不过你受的伤也不比我们轻,天煞之力可不是寻常力量!”荒君渔一语diǎn破,梦邪生先前已被他打入天煞之力,现在天煞之力正在他体内乱窜呢。

“既然大家都身受重伤不如暂时停手,叙叙旧如何?”梦邪生双手一谈笑呵呵的説道。

“叙旧怕是还少了位重要的人吧,怎么?还不打算现身么?皇帝陛下?”荒君渔看着左侧的夜空询问道,似乎早就知道那里有人一般。

“唉!”果不其然,一身金灿灿龙袍的印宏在夜空中格外亮眼,身后还有三个木然站着的黑衣人,宽大的黑色帽檐看不清面貌。

“黄袍加身,陛下寓意匪浅啊。”这是荒君渔第一次见到印宏本人,面貌上与印辰有七分相似,可却透着比印辰更盛的锐气,或是説王者之气。

“口齿伶俐一diǎn都没有你父亲昔日风范。”印宏显然也听出荒君渔话里有话,也没揭穿。

“印宏!果然是你在背后操纵这一切!”不等荒君渔説话,远处观星阁上的文定国厉声喝道。

“相爷。”印宏隔空对着文定国行师礼:“即使你以下犯上直呼朕名讳朕依旧敬你称你一声相爷。”

“哼!少在这假惺惺的,君臣之道老夫七年前就已卸下!”文定国冷哼一声不屑道。

印宏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就带着身后三人来到梦邪生身边,在场众人暗自咋舌,看来印宏隐藏得也是够深!

“既然要叙旧,那不知荒少爷想要从何叙起呢?説説龙渊之战荒战怎么掉进龙渊?”印宏脸上露出不可一世的笑意!

天津市大港区社区医院预约挂号
青岛市海慈医疗集团预约挂号
阜阳看白癜风多少钱
广西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淄博白癜风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