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康集團進軍資本運營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2019-03-06 17:59:20 来源: 焦作信息港

奧康集團進軍資本運營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北京戰略學者程亞文在“1978:不僅是改革的開始”一文中論述道,小崗村的幾個農民,用土地包干制,“橇”開了存之久遠的中國文明傳統,無意中為2000年來規模一次文明轉型打開了魔盒。但是,他們為中國現代性所提供的,只是古希臘科學家阿基米德眼中的支點,而之前的中國歷史,則為橇起地球制造了杠桿。如今,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民族品牌企業,溫州中國鞋業龍頭奧康集團聯合9家企業試水金融,能否為中國中小企業融資尋到一條通天大道?從而實現新的產業升級?而非金融出身的他們能否駕御這一市場? 

在溫州瑞豐舉辦的一場2008宏觀經濟發展報告會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夏斌指出,目前溫州有30多萬家中小企業,在國家從緊的貨幣政策背景下,眾多企業面臨資金困境,很難從銀行主渠道獲得貸款。但隨著永嘉瑞豐等首批小額貸款公司開業放貸,使溫州民間資金生命力得到進一步激發,很大程度上拓寬了企業融資渠道,解決了融資瓶頸問題,很多掙扎在生死邊緣的中小企業將會重新煥發生命力。 

  小額貸款公司簡直就是為溫州“量身訂做”的,永嘉瑞豐試點,是規范溫州民間資本的一次“破冰”,表明溫州市金融改革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的出臺,讓原先一直處于“地下”的溫州民間資本有機會轉變成為“陽光下”的合法生意,這對撬動溫州巨大的“地下錢莊”、遏制地下非法融資、規范民間資本的借貸肯定會有一定推動作用。   中小企業生存狀況催生小額貸款公司   中小企業面臨的發展困境引起國家高度關注“中小企業經營和生存狀況堪憂”———浙江省中小企業局在上報國家發改委、省委省政府的材料中如是說,具體表現為:產值明顯回落,效益大幅下降;出口形勢嚴峻,增速跌入低谷;資金普遍短缺,經營難以為繼;生存面臨危機,關停并轉增多等。   7月6日至8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到浙江就企業發展改革、國內外市場環境等問題進行調研,一些企業反映,近來國際市場變化較大,企業生產經營面臨不少新問題。李克強強調,企業是市場的主體,微觀是宏觀的基礎,要審時度勢,精心指導,把握好宏觀調控的重點、節奏和力度,增強宏觀調控的預見性和靈活性。各級政府要進一步強化服務意識,完善政策措施,幫助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解決面臨的具體困難,辦實事、解難題,為企業發展創造良好環境。   國家財政部于7月10日下發通知,要求各地區迅速報送中小企業當前經濟運行總體情況、國家宏觀調控和外部環境變化對中小企業的影響、當前中小企業面臨的突出困難及原因分析、現行財政政策有關情況及建議。   銀監會也正組織五六個工作組奔赴江蘇、浙江、山東三地調研小企業的生存狀態。調研的主   要內容包括小企業在信貸緊縮、成本上升、人民幣升值的情況下的發展情況,以及小企業的融資渠道和融資難易程度,并將重點考察是否存在一些符合國家產業政策、處于成長期的小企業遭到“錯殺”,面臨貸款難等問題。   中小企業作為我國經濟的活力之源、擴大就業的主渠道、社會和諧穩定的潤滑劑、技術創新的生力軍、政府稅收的重要來源,中小企業的生存狀況、面臨的突出困難已引起國家的高度關注。人們期盼國家能盡快出臺一些政策,緩解中小企業壓力,幫助其渡過難關。   我國中小企業占全國企業總數的99.8%,絕大多數企業都存在融資難的問題,尤其是今年宏觀經濟形勢的影響加劇了中小企業融資的難度。   近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引起社會和企業廣泛關注,尤其得到民間資本機構以及各級政府主管部門的重視。   浙江省是中國民營經濟為發達的省份之一,全國首部規范小額貸款公司成立條件及管理制度的《浙江省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登記管理暫行辦法》已在近期出臺。浙江被作為全國首個試點省份。浙江省政府下文決定在全省開展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工作,小額貸款公司政策的推廣和實施將在未來兩年向全國推廣。   國家準備從對機會和財富充滿渴望、勇氣和魄力的溫州打開一個突破口,尋找到企業融資的新渠道,從而產生“蝴蝶效應”快速鋪向全國。溫州“地下錢莊”多次被媒體暴光,然而,被資金鏈鎖得死死的中小企業掌門人在求貸無門的情形下,只能走上地下借貸這條不歸路,這也是他們無奈的選擇。   英國FT中文網曾尖銳地指出,與國外先有金融后有實體的經濟危機不同,浙江的危機是從實體經濟的危機向著金融體系轉移。受挫的當是浙江賴以生存的民間信用。   關于民間小額貸款的合法化已提到日程上。不過在黎明前的黑暗之際,經濟壓力使這種融資失去國家、法律和輿論的保護。身負“明暗債務”的大企業,銀行的帳不敢賴,借民間錢還銀行貸款者不少。無力償還時,拖欠民間借貸,傷及的還有親戚、熟人、鄉親、朋友的這些社會關系。壓力下兩種典型的亂局:一是逃;二是賴。   這些曾經的“名企”、榜上的富豪,其帳外貸款難窺其詳。不少表面光鮮的大企業,政府扶持了它們,補貼了它們,還要為它們掏口袋,料理后世。   據不完全統計,溫州從2004年至今,因陷入地下借貸危機倒閉的企業多達1254家,自殺的主要負責人、出逃的大有人在,浙江溫州曾是創業者搖籃的地方,正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動蕩。   中國的民營實業試水金融真的能成氣候,能幫國家的中小企業一個大忙嗎?政府和全國人民都在期待。   為此,記者親赴溫州,感受這場深度的金融改革。溫州是一個創造中國財富神話的城市,有中國制造業華爾街之稱,由于受到國際金融冷冬,貿易摩擦,傭工制度的限制,資金鏈的斷裂,尤其民間借貸的影響,真的要重新洗牌了。   “從瑞豐貸到這筆款后,就可以放心地搞茶場擴建了,冬季茶園各項管理也會切實落實下去,我想明年開春后一定有個好收成。”記者從永嘉楠溪江畔的浙江三五早農業開發公司董事長葉勝滔興奮的神態里,倍感奧康牽頭成立的瑞豐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拋出的這棵救命稻草的真實分量。   10月18日,繼蒼南聯信悄然成立之后,同屬溫州首批小額貸款公司的永嘉縣瑞豐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揭牌營業。在開業當天的簽約儀式上,包括三五早在內的3家農業企業、1家中小企業和2個待舊村改造的基層村從該公司獲得了總額為2900萬元的貸款信用額度。   瑞豐公司由中國鞋業龍頭奧康集團總裁王振滔主發起,聯合溫州永嘉其它9家企業共同組建。注冊資本為1億元,全為實收貨幣資本,由奧康和其他9家投資股東一次足額繳納,嚴格按有關規定,只貸不存。   準入門檻 品牌企業間搏弈   針對國家實施穩健的財政政策和從緊的貨幣政策、中小企業普遍資金短缺的實際情況,浙江省采取得力措施,努力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題。   一是盤活民間資本。浙江省制定了全國首部小額貸款公司登記管理辦法,民間貸款機構首次在   制度上獲得合法身份,開始為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服務,盤活了蘊藏在浙江省民間的數千億元資金。   二是發行捆綁式債券。浙江省針對單個企業申請發行債券規模受限等實際問題,借鑒深圳市發行中小企業集合債券的成功經驗,省中小企業局與省金融辦、工行省分行聯合推出集合債的新型融資模式,不斷拓寬融資渠道。主要做法是由一個機構作為牽頭人,幾家企業共同申請和擔保,并通過券商進行捆綁式發行。   在采訪中記者明顯感受到了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的強烈愿望和沖動。今年7月,浙江省宣布啟動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原則上每個縣(市、區)設立1家小額貸款公司。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強烈反響,單在溫州一地,提出申請的企業就不下1000家,而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名額僅有16個。溫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徐紀平說,開展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目的就是“開正路,補余缺”,逐漸將民間借貸納入規范運作的軌道上來,讓民間金融走出“地下狀態”、灰色地帶,有機會成為合法的陽光生意。   據悉,自今年5月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聯合發布《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后,浙江省是個開展試點的省份。繼而,浙江省和溫州市分別出臺了《浙江省小額貸款公司試點暫行管理辦法》和《溫州市小額貸款公司業務經營指導意見》(暫行),指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工作。有關文件指出,將建立“11+5”激勵政策,原則上每個縣(市、區)確定1家小額貸款公司,對完成好的,可優   先在5家市統籌的試點名額中予以追加。   但11個試點、5個特別名額,首批入場券多也僅16張,一場企業實力的較量由此展開。大批實力較強的民營企業、擔保公司、創投公司爭搶這塊豐厚“蛋糕”。   為解決這一矛盾,永嘉縣政府金融辦副主任胡勝無奈地表示,只有提高準入門檻,在省、市規定條件外,對主發起人做特別規定,讓更優秀的企業進來。準入資格方面,小額貸款公司主發起人應當是工商信用管理AAA級以上,凈資產不低于5000萬元(欠發達縣域不低于2000萬元)、資產負債率不高于70%、連續3年盈利且利潤總額在1500萬元(欠發達縣域600萬元)以上的當地民營骨干企業。   經過群雄逐鹿,中國鞋業龍頭奧康集團脫穎而出,王振滔成為主發起人,聯合當地其他9家企業共同組建永嘉瑞豐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三零”經營重點中小企業和“三農”   在瑞豐剛裝修好的辦公場所內, “好借好還,當天辦完”、“零風險、零距離、零庫存”、“和誠信者為伴,與創業者同行”等標語顯得格外醒目。   與一般商業銀行相比,瑞豐“好借好還,當天辦完”的理念,表明在放貸程序和手續方面更加簡便,講究誠信、快速高效,對信用好、手續齊全的貸款業務,資金當天就能到位,如需進行現場調查的,多在一個工作日內完成,同時這也是對內部工作人員的標準與要求。貸款方式分保證貸款、抵押貸款、質押貸貸款和信用貸款四種,都簡單可行。在管理和業務上,力爭實行“三零”。   業務上,確保“零風險”。瑞豐堅持“小額、分散”原則,將70%的資金投放在中小企業、“三農”及相關產業上,同一借款人貸款額度不超過50萬元,其余30%資金的單戶貸款不得超過資本金的5%,同時還通過保證、抵押、質押等形式來控制不良貸款,對自然人還引入村委會或居委會等擔保模式,杜絕不良貸款率,確保零風險。   服務上,實行“零距離”。據悉,在瑞豐客戶服務方向上,中小企業、種養植戶等與“三農”相關產業是重點,同時也改變了傳統金融機構的柜面、大堂、一對一的服務方式,通過早調查、早計劃、早投放為他們提供一切便利條件。   管理上,實現“零庫存”。由于目前注冊資本為1億元,加上可向銀行融資的5000萬元,可貸資金多1.5億元,為達到效益化,瑞豐一方面盡量加快資金周轉速度,另一方面,不斷創新金融衍生產品,與銀行合作,進行“捆綁”經營,聯合放貸,拓展經營業務。   奧康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王振滔對記者表示,瑞豐將嚴格按照銀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規定,實行差別化管理,不同性質的客戶,貸款利率可能會有所不同,但上限不高于央行基準利率的   4倍,下限不低于基準利率的0.9倍,月利率一般在10.2‰—23.1‰之間。貸款期限和貸款償還等內容,由借貸雙方在公平自愿的原則下依法協商確定。溫州市首批獲得“準生證”的是紹興縣和嵊州市的兩家小額貸款公司。根據規定,小額貸款公司只貸不存,不得進行任何形式的內外部集資和吸收公眾存款,并按照“小額分散”的原則發放貸款,重點支持中小企業和“三農”,70%資金會發放給貸款余額不超過50萬元的小額借款人。   首批小額貸款公司獲批,興的自然是中小企業。紹興縣一家紡企的有關負責人說,在當前國家宏觀調控的形勢下,不少中小企業面臨著資金難題,而小額貸款公司,將為中小企業的發展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   為擴大覆蓋面,控制金融風險,小額貸款公司在發放貸款時,堅持“小額、分散”的原則,鼓勵將70%的資金投放在中小企業、“三農”及相關產業上,同一借款人貸款額度不超過50萬元,其余30%資金的單戶貸款不得超過資本金的5%,同時不得向股東發放貸款。   “現在有了這筆款,我們的舊村改造計劃馬上就可以實施了。”永嘉甌北鎮河田村村委會主任許劍亮在瑞豐開業當天表示。   在永嘉瑞豐的客戶名單上,種植戶、養殖戶、個體工商戶占了大多數,另外還有當地的鞋服企業,規模都不大。   “除了利率傾斜,為中小企業、‘三農’、新農村建設的發展、管理、財務咨詢提供服務是我們   的主要方向。”王振滔對此談到。   求助外資投資 陷阱防不勝防   缺少資金是千千萬萬家中小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難題,目前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單一。要想通過銀行貸款融資,如果沒有擔保非常困難;向老百姓集資,沒有法律保障很容易成為非法集資,一般企業也沒有這個號召力;正因如此,形形色色打著投資公司旗號的騙子公司大行其道,企業深受其害。   在記者去往溫州的前一天,江蘇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與河南某石油銷售公司的幾位負責人在北京告訴記者,它們在2008年下半年共同受騙于英國某投資有限公司北京代表處,幾十萬元換來的只是一紙無用的空文,人去樓空不說,昔日的熱線也始終處在關機狀態。多次到北京尋找,方知受騙同一公司在北京朝陽公安分局登記的就有幾十家。湖南、內蒙、河南哪里都有。北京市公安局相關人士表示,類似的融資騙局確實很多。   這些騙子公司的獲利的方式不僅限于代寫商業計劃書等費用,另外還有“外匯調研費”等,動輒幾十萬元。還有打著合法“銀行保函”旗號進行詐騙。企業在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后,都必然有擴張的愿望,而光憑自己的資金能力順利完成擴張是很困難的。這時候,投資公司的誘惑就像一條鮮美的大魚。中國無數的中小企業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融資市場,而這個市場恰恰非常缺乏融資經驗,所以就滋生出了一個數量極其龐大的騙子隊伍。   10月9日,長江國際投資集團(以下簡稱“長江集團”)董事長燕冰因涉嫌“合同詐騙”被北京朝陽分局拘捕,北京CBD中央區住邦2000B座19層1500平方米的長江集團辦公室,很快人去樓空。   令人難以想象的是,這家在自己的網站上稱已同美國摩根財團、美國所羅門基金、瑞銀集團、澳洲麥格里銀行、香港長江集團等11家國際財團建立戰略合作關系,且已控制具有投資價值的項目額度達到300億元人民幣,擁有能源(礦業)房地產資源價值超過400億元人民幣的集團公司,連每月十幾萬元的房租都難以支付。   “今年以來,六七萬家中小企業破產,除了出口下滑原因之外,融資被騙者亦不乏其人。”私募基金業一位專家這樣評論。   據統計,有80%以上的企業會在創業5年內被并購或者破產,而剩下20%不到的企業也會   在未來三年內有90%破產,而這個時候破產并不是因為經營不善所導致的,而是因為在擴張過程中融資失敗所導致。   因此,尋找更安全的融資渠道一直是中小企業夢寐以求的。中國正處在改革開放三十年的變革時期,大企業已經充當了國家的脊梁,中小企業也是國家的基石和未來發展的砥柱中流,不可小視。如今它們正處在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資金鏈斷裂就意味著破產倒閉、成百上千的工人失業,流向社會,給社會和國家帶來不穩定因素。剛剛起步的工業本來基礎本來就十分薄弱,這樣的企業接二連三的倒下就會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就是說幾十年扶持起來的新興工業就會毀于一旦。這個時候如果拉他們一把,給他們輸一些血,也許就會峰回路轉。船大好沖浪,船小好調頭,這樣的企業一旦好起來,多給國家一些稅收,多安排一些人員就業,多做一點對社會有意的公共事業,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據我了解這些中小企業,大部分都是私營企業,獨立能力非常強,很少得到社會和國家主流財力的支持和關注,幾乎完全靠老板個人能力的擴張,舉步維艱。因此,他們更懂得珍惜與感恩。當他們得到政府、公司的支持和救助,公司成功后他們對待國家的感恩之情不亞于對待自己的母親。他們更懂得民族的富強、民族尊嚴和民族的凝聚力,這里將來不乏有引領世界級品牌大企業。奧康集團總裁王振滔語重心長地告訴記者,我們有實業在,有國家政策指引,有全國人民監督,不存在欺騙,這也是他牽頭做此公司的目的。   “破冰”試點 溫州民資激發在即   “小額貸款公司簡直就是為溫州‘量身訂做’的,永嘉瑞豐試點,是規范溫州民間資本的一次‘破冰’,表明我市金融改革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說,“《意見》的出臺,讓原先一直處于‘地下’的溫州民間資本有機會轉變成為‘陽光下’的合法生意,這對撬動溫州巨大的“地下錢莊”、遏制地下非法融資、規范民間資本的借貸肯定會有一定推動作用。”   對此,一位原經常在“灰色地帶”活動的溫州放貸人深有感觸地談道,過去放貸給人,月息6分是底線,利潤豐厚不假,但心里確實一直提心吊膽的,因為沒有合法身份,“高利貸”畢竟很危險。現在,“懸在心里的石頭”終于可以落地了,雖然比原來放貸的利息要低一些,但風險也減弱了,借貸資金同時受到法律保護。一語道破天機。“游資”有續上岸提供了途徑。   “雖然溫州小額貸款公司的開業比海寧、湖州兩地稍晚,但其影響力和深遠意義絕不是其它地區所能比擬的。”溫州市金融辦負責人表示。   “因為在‘民營企業風向標’的溫州,‘地下資本’占了民營企業資金來源的30%-40%,溫州民間金融的規模龐大,約占全國總量的1/20,另外,由于近期股市下跌、樓市轉冷、中小煤礦停業整頓,大量溫州資金開始回流本地,數額將會繼續上升。”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溫州巨額的“地下資本”全部“上岸”恐怕并非易事。按照有關規定,小額貸款試點準入門檻相當高,16家試點的小額貸款公司,按照2億元來算,注冊資本才32億元。相比龐大的溫州民間資本,不過“冰山一角”。再加上“地下錢莊”更加誘人的利潤,要全部“收編”不太可能。   “今年經濟形勢不景氣,各項經營成本都在上漲,資金異常緊張,銀行根本就不給我們這些小企業貸款,現在又多了一條融資渠道,有效緩解了資金緊張問題。”一位剛從永嘉瑞豐小額貸款公司獲得50萬元貸款的小企業主向記者談到。   “制造型企業僅憑一己之力,很難闖出更加廣闊的天地,這次奧康在金融領域再試水,意在產業升級,從原來的產品、品牌經營再到資本經營,構筑一根金融業的鏈條,這也是企業做大做強的必然選擇。同時,通過強強合作,以強帶弱,實現發展共贏。”王振滔說。老是咳嗽有痰是怎么回事
颈肩痛什么药快速缓解
肝昏迷病人护理
本文标签: